真正的旅行者是孤獨的

 眼眶以下除了口罩、生存當下除了病毒,還能有更好更甜美的生活嗎?

  身體被困是注定的,但心神自由是自主的。我趁着疫情,回望以往的旅程,以往忙得不可開交時錯過的回首。

有人喜歡跟團,最好大件夾抵食,十天去十二個國家,無論去到任何地方,都似活在香港,講嘢大聲不代表我沒禮貌,歐陸早餐最好有燒賣,到了非洲都要泡出前一丁麵……這類遊客從沒想過要去看看當地人是怎樣過生活,也沒時間真正體驗當地文化,旅遊對他們而言只是快餐式消費。一車來,一船去,匆匆來趕忙去,如同蝗蟲大軍,喧嘩熱鬧,卻與目的地除了買賣的赤裸裸外,沒甚麼牽連。

真正的旅行者都是孤獨的、慢步調的,如古鎮煌。自從去年在巴塞隆拿上船前被小偷扒去錢包護照後,他就格外小心和低調,每天下岸都是同一件QM2黑色風衣。樸素而低調,慵懶地走在異鄉的街道上。旅行者都必須是孤獨的,因為他的旅行並非純為娛樂,而是為了開闊眼界,豐富人生。船上的落日、沿途的風景、每一艘性格各異的郵輪,勝過漂亮的女子、健談的夥伴,成為了旅遊者的心靈伴侶。望着他孤獨的黑色背影在海邊徘徊,漫無目的,舉起相機,東拍拍,西駐足,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我彷彿看到了數十年後項明生的身影,孑然一身地消失在海平線, 這才是最完美的句號。

這個獨行俠開始坐郵輪漫遊世界時我還是學生。難得我們一見如故,雞啄不斷。能夠在QM2郵輪上結識這位神交多時的忘年之交,成為名船、Canary群島景點以外的最大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