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歸音響

當藤田惠美的甜美歌聲,再次由同一對Mission 750書架喇叭傳出來,已經相隔了10年!

網上聽歌太方便,於是我在大約10年前開始將CD、音響功放機及被動式喇叭漸漸打入冷宮。腦場賣的電腦喇叭用USB一Plug就用得,或者用藍牙,連線都省回,價錢仲愈賣愈平,我於是習慣了電腦聽歌。

但最捨不得是我的一對Mission 750書架喇叭,英國製限量版,高雅紅桃木,當年對我是天價。今天多虧抗疫在家,於是花了一天時間,將灰頭土臉的塵封CD機及喇叭從士多房找出來,再接上喇叭線,重新裝置在書架上。

然後抹我的數百隻CD封套,藤田惠美全套專輯都有簽名,寫上了我的名字。還有Lisa Ono、Bueno Vista Social Club、百老匯歌劇、台灣民歌和鄧麗君等,其實這些也是我在YouTube上日日聽的歌。原來我的歌單,十年如一。除了整理到後來,發現還有幾十隻放鬆Spa安眠音樂,因為10年前我還在打工,壓力大到失眠,但現在已經不需要了。

高音甜、中音準、低音勁,總之一句話就是通透,只因音響是感性而奢侈的藝術品,這是宅在家抗疫時,重獲的小確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