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的背影

世上沒有喧嘩擁擠大媽的旅遊景點着實不多。我走上寧靜的二樓睡房及書房,欣賞宋美齡畫室中的書法及畫作,蔣宋各自有睡房。宋美齡的衣櫃還掛了很多件旗袍,我心想,夫人在一九七五年蔣公離世後就赴美定居,為甚麼不帶走她的旗袍?旗袍腰身苗條,可見她保養得宜。衣櫃中還有她的私人物品,包括一個Dior手袋,令我想起了貝隆夫人。同名歌劇有唱道「They need to adore me. So Christian Dior me.」原來地球對面的第一夫人品味都一樣!

這個坐落在台北的草綠色西式別墅兩層建築並不豪華氣派,不能與青瓦台、中南海相比,連香港禮賓府也不及。士林官邸是蔣介石與宋美齡在台灣三十個行館之中,住得最久的一個,長達二十六年。官邸原為一九四九年台灣省政府興建的外賓招待所為基礎加以修建,簡便、實用的木構造及鋼筋混凝土建築。一樓為大小客廳、飯廳,大客廳三面大圓窗映現戶外風景,靠牆一邊就掛上宋美齡的一幅花草畫作。在遷台初期,台灣沒有五星酒店,蔣介石就在這個客廳招待泰皇普密蓬等政要,美國副總統尼克遜更在二樓的書房住過。

 官邸展示了蔣介石的日常用品,例如他的藏書《一九六七年年匪情報告》,還有一套「反共勝利棋」,是他設宴招待美國海軍時玩耍的遊戲。他的墨寶「匡復中華的起點,重建民國的基地」,更令人慨歎今夕何夕?灣灣對神州大地的鄉愁,已經變成歷史中的塵埃。目睹那個頭也不回的灣灣背影,對岸可後悔罵錯了這老驥伏櫪志在神州、臨死也大叫「漢賊不兩立」的老中華膠?「毋忘在莒」的蔣匪還有回家一日,再度坐正的辣台妹漸行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