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禮物BNO

「或許你需要的,只是一個心理上的逃生門。」

Kathy一聽我的撒手鐧,果然破涕為笑。

「用數百萬買樓移民馬爾他或塞浦路斯,買個EU護照的人,大部分都是內地土豪或新港人。舊香港人櫃桶中仲有一件事頭婆一早恩賜的逃生門。」

她放下刀叉,眼角翹起,向前一傾,我能夠聞到她耳側噴的應該是Jo Malone今季最新的雞蛋花香水。我吞了一下口水,清一下喉嚨:「你有BNO嗎?」

「當然有!」她想了一下,「其實也有人提醒我去續BNO,但幾十年都沒有用過,都不知道去了哪裡!」

「不見了BNO,其實很普遍。沒有了舊BNO,其實很簡單。」

「要去差館報失?咪搞我!我寧願花25萬歐元買一個馬爾他護照。」她對香港警察信心零分,我明白。

「咁,你今晚要請我吃飯了!」我賣了一個關子。

她會笑的大眼睛瞇成一條線,直直地望著我。

「只要在英國政府網上報失舊BNO,記不記得護照號碼都不重要。因為報失了,只要找一個相識兩年以上持有BNO的專業人士副簽擔保,就這麼簡單。」

「你,講緊,你自己啊?」她輕撫秀髮,嬌嗲地每個字吐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