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明生──南加勒比海的快樂小島

早晨醒來,窗外已由大風大浪的大西洋,換了風平浪靜的加勒比海風景畫:天空如情人之眼眸,藍得透心涼。和暖海風吹拂那一潭藍寶石、綠翡翠、松綠石鑲成的海床,還有一棵孤獨的椰樹在沙州上隨風搖擺——公主郵輪到達阿魯巴(Aruba)了。

這個不知名小島,位於加勒比海最南端,再往南走就是南美洲大陸北部的蘇里南,曾經是荷蘭殖民地。荷蘭,一個細小的西歐國家,由西班牙的殖民地到海上香料貿易強國,最後回歸平淡小國,一切都發生在幾百年前。1600年,荷蘭船隊曾擁有一萬艘商船,冠絕全球。荷蘭人最偉大的發明就是股票市場,1602年集合全國的私營公司成為龐大的荷蘭東印度公司VOC,佔領印尼爪哇,肉豆蔻等貴重香料令VOC富甲一方。1624年佔領台灣。在北美洲建立新阿姆斯特丹(即現時的紐約)。1636年佔領阿魯巴。

加勒比海上的快樂小島。

買了來回4美元的巴士票,15分鐘就到了Palm Beach,綿延十幾公里的白沙灘上,並列着幾十家酒店,和墨西哥Cancun一樣。買了一瓶冰凍啤酒,坐在沙灘上,沙灘的白沙如粉,椰影搖擺,望向綠色琉璃一樣海面,幻想加勒比海盜船會從天際綫突然出現。

阿魯巴的城市口號是one happy island,所有車牌上也有這句英語,加勒比海氣候四季如春,遊客似雲,開心是應該的。

洛可可風格的白色花紋,橙色瓦頂上是蔚藍的天空,色彩豐富而獨特。

郵輪碼頭和市中心相連。因為小國的經濟依靠遊客,特別是郵輪乘客。一出碼頭,就有很多人來招攬生意,都是本地遊。Mainstreet大街上都是珠寶店和錶店,用美金標價,大字寫明免稅,都瞄準美國老太太們的錢包。很遠就望見著名的Royal Plaza商場,粉紅色的外牆、洛可可風格的白色花紋、橙色瓦頂上是蔚藍色的天空,色彩豐富而獨特。

沙灘的白沙如粉,椰影搖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