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不異空

到了此地,恨不得有三頭六臂,前後左右都有眼睛,因為四面八方都是風景,五顏六色層層疊疊重重包圍,一對眼睛要看完這裏的景色實在太累。

到了此時,才明白這遍山的樹林已站在這裏等了我足足一個世紀,是值得的。由灰色的平成世紀,終於谷到天上地下也開花的令和。

數以千畝的畫布一字排開,鋪天蓋地那氣勢叫做「數大便是美」。因為美,只是悅於人類雙眼的天生自然反應。滿山正在變色的楓葉銀杏,無一雷同,波長500至750納米的紅橙黃綠,不停發射色彩的盛宴,雙眸就會目不轉睛地盯着,大自然的色彩放題一次過傾瀉而出,梵高油畫式的五彩地氈流彩,由翠綠的保津川一直鋪到火燒雲落霞處。

任憑俺一支禿筆,怎也繪不出這天地光影間的巨大與和諧。大自然美景,遇上日本人的巧手,以及對山樹的無限崇敬,已經分不出嵐山這一眼看不完的色彩,到底哪些是天然的,哪些是人工種植的。

嗯,不是空的,色怎可能是空的?我的手機空間到了中午已爆滿!今天拍攝的相片及短片,是我平時旅行拍攝數量的10倍,還未計我相機、航拍機的SD記憶卡的瘋狂抓拍,需要清空的是我的手機儲存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