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凡爾賽宮:赤坂離宮

經過繁榮的新宿, 鬱鬱蔥蔥的森林之間, 高聳一道白色間金色花紋裝飾鐵大閘, 鐵欄前面, 有很多保安站崗。內閣府的遠藤先生已經在等候我們一行人, 鐵閘打開, 經過一條十多米的通道, 終於見到這座仿如法國凡爾賽宮的宏偉西式宮殿: 明治天皇興建的赤坂離宮。自唐朝時日本皇室已經跟蹤中國制度, 太子居東宮, 赤坂離宮就是明治天皇為皇太子(後來的大正天皇)興建的東宮。現在的功能是國賓館, 1975年曾經招待過英國女皇伊利沙伯二世, 去年亦招待過美國總統特朗普。不知他們第一眼見到這個宮殿時, 會否以為自己去錯了巴黎呢?

珍貴花鳥七寶燒

步入赤坂離宮, 第一個房間名為「花鳥之間」, 這裏鳥語花香, 不過是用眼睛看的。木墻上一共有三十幅日本獨有的四季鮮花和雀鳥的壁飾, 這就是國寶珍品。橢圓形鑲嵌在木相架中, 外蓋玻璃, 晃眼看上去, 精細如同中國工筆畫。但這絕不是普通畫作, 而是比黃金更貴的「七寶燒」。

「七寶」源於佛經, 根據《大方廣佛華嚴經》卷13:「周遍觀察見此大城。眾寶嚴飾。以金銀瑠璃。玻瓈赤珠。硨磲碼碯七寶所成。七重寶塹周匝圍遶。」泛指人間最寶貴的七種寶物。「七寶燒」源自日本江戶幕府時代, 16世紀末(即日本慶長年間),日本工匠們模仿製作經由荷蘭商船由明朝輸入的五彩繽紛「景泰藍」時,由於苦無配方, 最後閉門創造出屬於具有自己風格的工藝品, 彩光華貴, 恰如佛經中常提到的「七寶」, 故稱「七寶燒」。現代被華文媒體稱為「日本景泰藍」, 其實兩者工藝及風格相差甚遠, 此名甚為誤導。

「景泰藍」並非如瓷器由中國原創, 歐洲稱為Enamel(金屬胎嵌琺琅),元朝時由中亞傳入中國, 故曾名「大食窯」。至明代景泰時, 皇帝對這稱工藝品情有獨鍾, 所有御用陳設無不用琺琅製作,由於所用琺瑯釉以藍色為主,故名「景泰藍」。製法是先將銅絲盤出花紋,黏固胎上,後填施各色琺瑯釉料在花紋框格內、外,入窯烘燒,如此重複數次,待器表覆蓋的釉層至適當厚度,再經打磨、鍍金等手續始成,工藝相當繁複。景泰藍為明清帝王朝堂陳設用器,金絲纏身,甚具王者之氣。熏爐置於宮廷,多是作燒灰取暖或燃點檀香。

突破傳統景泰藍

明代「景泰藍」的工藝為「掐絲琺瑯」, 西洋琺琅另外還有一個工藝, 稱為「畫琺瑯」,又稱「洋瓷」,元明皆無,康熙時期由西洋傳入。因為琺瑯釉料在燒製時容易流淌走樣,對於釉料配方以及火候控制均有嚴格要求,其技術難度較掐絲琺瑯高,是琺瑯工藝中最難的一種。現今於故宮、各大拍賣場能夠見到的明清「景泰藍」均為「掐絲琺瑯」, 沒有銅絲盤的大多「畫琺瑯」極為罕有。國貨公司能夠買到的現代景泰藍製品更全部為掐絲。

日本「七寶燒」工藝製作方法各有不同,主要分為有線七寶燒(掐絲)和無線七寶燒(畫琺瑯)兩種,最鼎盛的時代當推明治維新, 工藝登上了世界頂峰,發明了透明七寶、省胎七寶、透胎七寶、盛上七寶和罩釉七寶等新工藝, 暢銷歐美。明治時代故被稱為日本七寶燒的黃金時期,具有胎骨輕薄、釉料細膩、色澤明快、璀璨華麗、紋樣典雅、線條纖細等諸多特徵。

面前的這三十幅國寶珍品, 由明治時期日本著名畫家渡邊省亭作稿後,由人稱「七寶燒天才」之濤川惣助親手燒成。精彩重現日本畫特有之濃淡及暈染技法,被譽為七寶燒最高傑作。渡邊省亭曾經留學法國, 與印象大師莫奈交往, 將西洋寫實技巧融入日本花鳥畫之中, 他為皇宮作的這三十幅花鳥畫原稿保存於東京國立博物館。濤川惣助更是明治時代, 蜚聲國際的七寶燒大師, 曾榮獲明治22年(1889年)巴黎萬國博覽會之名譽大獎。他發明了無線七寶燒的非繪畫製法, 即是等釉料燒過後, 將碍眼的銅絲移去, 再填上新釉料。從而能夠用琺瑯再現畫功超卓的渡邊省亭筆觸, 濃淡相宜, 栩栩如生, 可謂鬼斧神工。

有興趣的觀眾, 可以收看每週日晚10:30~11:30,香港開電視77台, 小弟主持的深度旅遊節目《明治憑什麼》, 揭開明治天皇的國寶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