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新生

時光如水,總是無言。若心安好,便是晴天。不知不覺,已經來台四個月了,收穫滿滿遠超預期。

每天日常生活180度的完全顛倒,就是我一直最渴望的第二次新生。人到中年,機器都會滑螺絲,更何況是一台高速運作數十年的高產能機器。第一次的新生來自於八年前的裸辭,令我重拾旅遊初心,還完成了六個電視節目、著作十餘本,而身體的明顯重生是職場黑眼圈及大眼袋消失了。

第二次的新生始於放下了香港優渥的生活環境、商台工作及溫室居所,單人匹馬去了台灣旅居。四個月下來,踏遍寶島11個及6都,拍攝了百條Youtube片,由於台灣太多美食,我已經開始用168方式減肥以控制體重。

隻身在異鄉,同自己獨處的時間大大增加,每天晨運一個半小時,跑去公園做運動,呼吸、拉筋、深蹲、打座。

飯後散步去另外一個公園。去年的步伐還帶有香港節奏,十分鐘就散完了。慢慢變成了台灣節奏,現在一個小時後還赤腳在草地上,慢慢享受大地母親的親吻。反正我沒有那裏要去,只停留,享受眼前。越龜速,看到的美景越多。上個月還滿樹紅葉的落羽松凋零了,粉嫩嬌豔的一大片已經掛滿枝頭,原來是緋寒櫻盛放了,這種像吊鐘的櫻花又名鐘花櫻花或臺灣山櫻,是台灣的本土種,也是台中市花,廣植於市區公園。可能本地人多見不怪,並沒有引起路人的注意,反而正中下懷,我可以慢慢地靜靜地每天來數一數,花落知多少?

公園還有三個生態池,不知名的螺在戲魚。除了很多人溜狗,也有高中生成群結隊騎着機車來公園練舞,氣勢強勁。也有小朋友在踢波和吹泡泡,樂也融融。桃花已經迫不及待地含苞待放,很低調地藏於一角, 行色匆匆的人無緣一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