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在台灣過年

孑然一身在台灣,每逢佳節倍思節目。我已在台灣度過不少西式節日如聖誕節、新年,面臨一家團聚大日子,一個人還是有擔心。平時作為外食族,一個宅男在台灣生活是小確幸,因為選擇多如牛毛,比香港便宜兩三倍。但一想到除夕、初一市面所有餐廳收爐,是不會煮飯的孤家寡人的世界末日!

  其實去年十月來台之時,原本打算回港過年,因當時預估再過四個月港台疫情或到尾聲,但人算不如天算,兩地仍封關。回港度歲無望,唯有出門靠朋友,好彩有台灣朋友陸續相約我這個孤兒去吃台式尾牙、團年飯、春酒,日程滿滿!

年三十開始,大部份店舖關門,啟市日期由初二到初七不等。白天最旺地方除了廟宇,就是花市。今年香港花市取消又復辦,攤檔減半,台灣也因桃園爆發疫情而取消各大春節年貨市場,我在年三十一個人踩單車去台中花市,這是一個類似旺角花墟的花市。本來只打算拍片,但看到又漂亮又便宜的蝴蝶蘭,花苞多又沉甸甸,才賣台幣二百五十元(約港幣七十元),忍不住手,買了三盆,喜孜孜放在單車架上騎回家。晚上去吃團年飯,形式同香港不同,舞台上有司儀、有遊戲節目,如黃金一把抓及Bingo,供賓客邊吃邊玩。魚蝦蟹少不了,還一定有「佛跳牆」的意頭菜。

六點半開席,吃完還是很早,大街上店舖提前收爐,只有夜市還是燈火通明人潮湧湧。過年期間香港食肆都趁節日加價,但台灣沒有這習俗,初二出去吃飯,已是平常價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