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嵐夜琉璃(下)

上集講到,我到阿里山夜泊民宿,聽聞當地有一奇觀謂「琉璃光」,這種自然奇觀僅僅見於秋冬天的半山腰,夜晚山下村莊亮燈後,天朗氣清月亮光潔時,如果剛好有薄薄雲霧移動飄過,天時地利人和三者配合得天衣無縫,就會見到如夢如幻的光影效果。

台語中稱「月亮」為「月娘」,歌手青峰的台語歌《無眠》中有云: 「今阿日月娘那這呢光,照著阮歸暝攏未凍睏」,月娘即然為女生,固然有少女的矜持,千呼萬喚不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偏偏就是不露面。

我在那裡等了一會兒,望天打卦,仍然烏燈黑火,於是就放棄了,打道回府。沖完涼,我去露台閂落地窗門的時候,見到月光如洗,抬頭一看,果然已經天朗氣清,月娘如銀盤,於是我馬上再走去山腰。

天上烏雲已散,天打開了,月光如水,山腰白霧開始流動,如同瀑布流動。白霧展開,如同薄薄的一條半透明紗巾,透出下面華燈初上的村莊。

這五彩的燈光,透過一抺白色的紗巾打上來,迷幻得來如同電腦效果,太不真實,此時天也清了,蔚藍色的清空上邊,是皎潔的月娘在頻頻顧盼,這罕有的琉璃光。

天時地利人和三者配合之下,最少有四層的風景,如水月亮附近,是白色的雲,中間是蔚藍色的天空,畫龍點睛的是移動的一條白色薄霧紗巾,掛在村莊錯落的燈光上,不厚不薄, 剛好透光, 好像天上的街市,陸陸續續迷迷幻幻登場了。

「琉璃光」當前,不禁想起唐三藏法師玄奘奉詔譯《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

「第二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徹,淨無瑕穢;光明廣大,功德巍巍,身善安住,燄網莊嚴過於日月;幽冥眾生,悉蒙開曉,隨意所趣,作諸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