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離港過五關

生活是船尾的漣漪,只有回望,才能看見。只有失去,才會留意。

就如旅行,最近十年是每月的固定動作,未至麻木,也成為日常習慣。直到今年,天方夜譚變成事實,封城成為年度熱詞,離境成了要過四關的奇貨。

消失多年的簽證,成為出行的第一關。第二關是核酸檢測,也要在離境前搞掂。

第三關才是機票,航空業下跌九成以上,大部份航次取消,好在世界上有入境簽證的人不多,對機位的需求也很低,當然機票價格也因為貨源少而上漲了。

第四關是防疫酒店,我這次去台灣,台北有指定的防疫酒店,很多爆滿,似乎供不應求。由於需要足不出戶住滿十五天,酒店的水準如果太差就會變相坐監,我在網上扒文研究了很久才找到北投的一間五星級酒店,作臨時「自我監獄」。

上一次來機場是今春的三月份,那是正值疫情第一波爆發,香港機場很少人,想不到今年再來機場已是深秋,疫情未見盡頭!今天機場更加冷清,國泰櫃枱只有兩個乘客,職員人數是乘客的十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