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有史以來最佳圖書:《物種起源》

「看,達爾文鳥!」導遊指着樹上一隻灰褐色的燕雀鳥(Finch),駐足為我解釋這小小的普通如麻雀的動物,對人類認知自己出處的巨大貢獻。

達爾文在一八三五年搜集了十多隻來自羣島中不同島嶼的燕雀鳥標本,發現燕雀鳥為適應進化島上十多個小島的不同環境,進化出長度不一的喙,有的鳥喙短而大,來自有堅果吃的小島,方便咬爛堅果。有的鳥喙細而長,來自盛產花蜜的小島,明顯是為了吸取花蜜。但他們同宗同源,這些變異就叫「進化」。

燕雀鳥成為轟動全球的《物種起源》中進化理論的靈感。這本一八五九年的著作被美國《生活》雜誌在一百多年後的一九八五年評選為「人類有史以來最佳圖書」。

「物種並不是固定不變的,而是為了生存鬥爭,不利生存的被淘汰。適應的變異逐漸積累,成為新的品種。關於鳥類……當我們看見任何一部分器官異常發達時,便覺得它對該物種有重大的關係,最容易發生變異。」

──達爾文《物種起源》

有進化, 有沒有退化呢?

進化島上,也有退化了的明證。Cormorant(鸕鶿)是一種會長途飛行的海鳥,但在進化島上,就 “退化” 出一種Flightless Cormorant(不會飛的鸕鶿),這種世界上唯一不會飛的鸕鶿,怎麼由南美洲遷移到進化島上?

達爾文分析,他們的祖先的確是由南美洲飛過來的鸕鶿。但是在這個沒有天敵的小島上,慢慢疏於練習飛翔,最後喪失了飛行能力。

我的一位好朋友生於貧寒,靠自己打拼成為上市公司主席,但其兒女嬌生慣養,富二代無一成才,遠遠不及其父親。古語有云: “千金難買少年窮”、 “富不過三代”,應用在這些只會走、不會飛的鸕鶿身上,也很適合啊!

這是我第六次來拉丁美洲了,這大陸上的主要大國已經一一到訪了,最後選了厄瓜多爾,就是為了著書《足足五萬年: 跟達爾文去進化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