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我街市

街市, 源於人類社會最原始最基本的物物交換。

年過半百,回首我到過的世界上一百多個國家,最能體會當地民生、鮮活在地的感覺,莫過於當地的街市(Wet Market)。無論是埃塞俄比亞Omo山谷的物物交換市場、秘魯聖谷的印加人街市、墨西哥美麗達的瑪雅街市、加拿大魁北克漂亮的蘋果市場、波士頓美國最早的Quincy Market、芬蘭赫爾辛基碼頭區市場、日本上野阿妹橫丁、黑門市場、錦市場、摩洛哥迷宮似的菲斯街市,莫不令我留念忘返。

這半年抗疫在家,奢侈品可以不買,耐用品可以用耐一些,衫褲鞋襪可以穿著上一季的,旅行可以暫時忘記,餐廳可以不幫襯。但是人體每天都要消耗二千卡路里,當作維持生命的燃料。於是每週去逛一次街市,成了出關看世界的個人珍藏樂趣。香港人的靈活變通,在街市中猶其明顯,疫情之初,家品檔就開始變陣賣消毒藥水、口罩,還免費提供搓手消毒液給街坊! 只要你自備了空樽,就可以得到搓手消毒液,港人自救,盡顯人間有情!

七月下旬的香港第三波疫情日日新高、風聲鶴唳、杯弓蛇影之際,家人都改變了購物習慣,因為我家附近的這街市上週已經有數個確診個案。我們這兩週都繞道去了超市購買食材,但我還是懷念街市的熱鬧、混亂、溫度及人情味,這是連鎖超市永遠無法比擬。

今天我回商台錄節目後,中午回家途中,出了地鐵經過街市去搭巴士。本來打算繞道而過。

日上三竿,太陽白熾而猛烈。忽然一陣熟悉的叫聲「哥哥仔,你去邊啊? 好耐唔見你啦!」原來是生果檔阿婆離遠叫喚我。

硬著頭皮,一步一驚心,我走向空無一人的生果檔。「今日的澳洲車厘子好靚啊! 三十蚊有兩磅! 仲有越南紅肉火龍果,咁耐唔見你,送多一隻給你!」原本廿蚊四隻,變成廿蚊五隻,令我喜孜孜,街市就是有這種人情味,永遠令人安多芬上升,忘卻了眼前的疫情。

「你睇下,對面賣魚佬都停業,我咁大個人都未見過街市咁冷清!」

街市提供市民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印象之中即使2003年沙士都不曾關閉街市。如果連街市都關閉的話,莫非就快要自己耕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