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式送船儀式

在不再寧願的庚子年,回想去年仲夏郵輪之旅,原來是奢侈品。

  去年此時,我帶團友經東京到橫濱登上鑽石公主號,向北航行,經仙台石卷、北海道函館,到達剛慶祝建城一百六十周年的海參崴(俄羅斯),回程參加東北三大祭之一的「青森睡魔祭」。船程十日,高潮是從小就聽聞的「自古以來」海參崴,還有一票難求的「青森睡魔祭」。

  今年電視新聞中屢成主角的鑽石公主號不必多作介紹。船公司來自美國,這艘由三菱重工在長崎建造的郵輪,一直為日本市場服務。

船上有日式溫泉、日本餐廳,平時飲食有壽司、拉麵、味噌湯、日式Yogurt等。

  中午登船,橫濱郵輪碼頭全部鋪木地板,感覺比冷冰冰的香港郵輪碼頭懷舊。一下車有搬行李人員,搶着幫手放行李在推車上,我以為是收費服務,問了才知免費。不少是中國人,原來港務局請他們做搬運工。坐得郵輪的日本人都是富有銀髮一族,所以才有這貼心安排。我去過世界五大洲幾十個郵輪碼頭, 這麼貼心服務是日本特色。

  上到十二樓海景露台房,望下去郵輪碼頭屋頂像海浪一張起伏有致。五點鐘,碼頭聚集幾百人,個個手持黃手巾,是郵輪碼頭工作人員派發給市民的。還有黃色比卡超紙面具,站在那裏等候。

五點半,氣笛長鳴,窗外傳來此起彼伏的「出らしゃい」送別語,是碼頭等候數百群眾一齊大叫,並揮動手上的黃手巾。仔細一聽,還有一個領唱人用咪叫,原來是剛才派黃手巾的職員。素昧平生,千里相送,場面感人。今夕何夕,得再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