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流量來源

因為政府放寬了限聚令,這兩周多了出街,跟朋友下午茶或飯聚。久違的感覺,恍如隔年。回想去年此時,我每月都在海外旅行,就算回港後仍每天外出吃飯。周末就留家寫稿,高峰期全部四份免費報紙均有我的專欄。冷不防,一個浪打來,一份免費報紙停刊,另一份裁專欄,只剩下本欄及另外一份免費報紙。

有的同行徬徨無助,有的追討欠薪,我就趁勢轉身,買了一部相機開始日日拍片上載。起初是回應黃絲KOL對我的指責謾罵,後來我開始利用大數據,找尋觀眾想聽的題材,今年肯定是政論優先、旅遊包尾。

我鄙視混水摸魚的Content Farm或照稿讀而不懂分析的KOL。始終我是港大哲學系出身,批判思維、邏輯思考從來沒有還給大學教授,但止步於學術思辨,未免太過沉悶。這時又可以利用我在電視台節目製作的經驗,增加短片的娛樂性,例如一條「港大工程師淪落刺客的社會向下流:東方之珠光速墮落」就有廿萬人次觀看,留言過千。有趣的後台數字顯示,超過五成流量來自於WhatsApp!在此多謝各位Viral分享的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