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尋找金剛經

云何應住? 云何降伏其心?

當今人心浮躁,社會分裂,但一唸《金剛經》,就令我煩惱盡消。因為世尊在二千五百年前,已經為我們提供了最佳答案。

三十年前大學生時代暑假,我首次去歐洲背包旅遊。外婆得知,要我前往倫敦大英圖書館,去找一本孤本,那是世界上第一本有明確日期記載的印刷品: 《金剛經》。

相隔三十年,當時目睹這珍貴印刷品的情形,還歷歷在目。那個年代沒有手機,更沒有互聯網,學生的我不知道《金剛經》的英文怎麼講(現在知道應稱為The Diamond Sutra),就像盲頭蒼蠅一樣,在寧靜的大英圖書館轉來轉去,書海浩瀚,還是一頭霧水。

到了下午,肚皮開始打鼓,我找了一個空座位坐下來,開始默唸: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 …”

唸到一半,感覺芒刺在背。一回頭, 原來角落牆上有張身穿中式長布袍的華人中年漢黑白相片,正在咧嘴對著我憨笑。咦,那不是發現敦煌千佛洞的王道士嗎?

那張等候我一千二百年的釋迦牟尼佛為須菩提說法圖,就呈現在下午四點鐘,如琥珀色的英倫陽光之下。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敷座而坐。世尊已經開始要開示了。相隔了唐宋元明清,鳩摩羅什如詩如畫的翻譯、每一個唐楷漢字仍然清晰剛勁、開卷說法圖仍然震撼人心。

再瞄一下放在旁邊同一個玻璃展示櫃的手抄稿,居然是Beatles 的Yesterday! 潦草如畫符的手稿,衝擊我的視覺、心靈,令又餓又渴的我完全崩潰。

現在看通了世界通史,開始明白了大英圖書館的用心。披頭四是英國流行文化的高峰,大英帝國崛起於工業革命,得益於文藝復興,一切緣起令知識傳播變得可能的印刷術。

怎樣確定這是世界最早的印刷品?經書最末頁印有「咸通九年四月十五日王玠為二親敬造普施」,證明盛唐通行印刷《金剛經》積德造福。武則天就曾組織人力為已逝父母做功德抄寫《金剛經》三千部,但普通人財力未達,需要更廉價的方式造經,刻印應之而起,於是有了這世界第一本印刷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