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駕駛客機

《百年孤獨》的作者馬爾克斯獲諾貝爾獎後聲名大噪,他對傳媒說:「享有名氣就好像操作大型噴氣客機,是很精細複雜的活兒。」很明顯,我連走路還不會,就被自己的一枝筆,忽然吹到了輿論的風口之上。

三月三十日看完電視記者訪問一個滯留秘魯的香港女子,投訴隔離期間的飲食,一時不吐不快,寫了一篇千字文。尖酸不是我的風格,吐嘈不是我的杯中茶,我一向以星雲大師的「三好」為座右銘。怎知不吐猶自可,吐中了她,引來網民連日人身攻擊抹黑罵戰。

  圍爐取暖,人之常情。發聾振聵,才是難得。第二天,我用整天時間仔細閱讀網民留言,才明白自己也有粗疏推測及Fact Check錯誤。而我貼文的語氣也過於嚴苛刻薄,對一個不幸受困異國的小女孩來說,或是不能承受的指責。於是廉頗上身,登門向S小姐負荊請罪,並以三毛受困秘魯同一城市的名著《萬水千山走遍》為她打氣。

講起三毛,怎少得白先勇?作為一名資深宅男,老師的名著《寂寞的十七歲》曾寫到楊雲峰同學自己寫信給自己的故事。但現實可能令 葉朗程失望了,GG的畫面沒出現。本欄長期讀者一見到那張網上瘋傳的「忘記Switch account留言」Cap圖,就看得出行文粗鄙,思路混亂。網上假新聞很多,PS假圖更多。少年下次PS圖時,記得P多幾張,一張邊夠全城KOL花生友齊齊笑,齊齊抗疫呢?

疫情會過去,只有情永在,齊心抗疫,世界各地都為醫護鼓掌,包括美歐多國,連英國喬治王子三兄妹也參與。這股正能量也由香港社區基金傳來香港,本周五晚八時我們一同為抗疫英雄鼓掌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