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情書

陪伴,曾經是給長者最好的禮物。

但是愛在瘟疫蔓延時,「陪伴」可能代表傳染新冠病毒。

口罩,成了今年情人節最好的禮物。

於是我在當天一次過寄咗30封內含口罩的情信,給素未謀面的30位獨居長者。

今年春節時, 我在墨西哥、古巴帶團,在當地入手了酒精搓手液、消毒酒精紙巾、外科口罩。回港後面臨前所未有的口罩荒, 我想其實自己大部份時間都宅在家寫作,這些物資不如送給真係有需要的人。於是我在自己的FB專頁出了一條貼文:

「如果你知道有獨居老人,好需要抗疫物資,請私訊此專頁人名及地址(只限香港),我會本週寄出 情人節送暖,套裝包括兩個口罩、一支酒精搓手液、或一包酒精消毒紙巾。平郵。我的能力有限,幫得一個算一個,粗略估計可以做到30套。」

次日上午小雨, 如常宅在家。將昨晚Inbox專頁的獨居長者的姓名/地址整理, 然後打印。但家中沒有Label紙, 只好打印在A4紙上, 然後用剪刀逐個將姓名/地址剪下來, 再用膠水貼在信封上。我有一個多世紀沒有做這種工作了, 笨手笨腳, 又怕貼不穩, 整到成隻手指都是膠水。然後下午出去買保鮮袋, 自認環保的我沒有用保鮮袋的習慣, 但為了將一袋袋的口罩分裝, 需要乾淨的保鮮袋。買回來後洗手洗手洗手了五分鐘, 再抺乾淨書枱, 開始做口罩分裝工人。最後, 寫三十封的「情書」。

在我的明信片寫上「百病不侵」、「同心抗疫」字句,為獨居長者祝福及打氣。再對人名後, 放進相應信封。等天亮之後, 再去郵局寄情書。雖然好疲累, 但想到打開信箱收到情信的獨居長者開心的樣子, 就值了。

這次行動之後, 陸續收到社會各界捐贈的口罩, 使我可以再郵寄五百個口罩給獨居長者、再送三百個口罩給深水埗明哥。一切善緣, 均源於「相爭不足、共享有餘」的理念。

疫情會過去, 只有情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