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方的色彩

水波不興,阿茲達克幾百年前的人造運河如同一條紐帶,將種滿鮮花的人造浮島繫在一起,五彩花船如同玩具般在運河上滑動,靠的是船夫那支長長的船篙。我們到達時已是夕陽西下,陽光照射得這些五彩斑斕的花船如同花火綻放,令人目不暇給。赤橙黃綠螢光色,色不鮮艷誓不用!

生活中除了排口罩與搶廁紙,還有遠方,還有色彩與詩。寧靜的水面盛放着密麻麻的色彩斑斕,陽光下,照得七彩繽紛的花船閃閃發光。定睛才能看清,這如黑綢般滑溜的運河上閃耀的花船無一雷同,鮮紅鮮橙的叫Lucia,鵝黃翠綠的叫Patricia,還有被彩虹包圍的Rainbow號,大自然所有鮮艷顏色都在此盛放,比四月天的油菜花田更絢麗多彩,令我不禁瞇起雙眼。這是世界文化遺產–墨西哥城水鄉Xochimilco。

重訪墨西哥日月金字塔,十年前曾一口氣爬上60多米高、有244級樓梯的塔頂,只花了六分鐘,重點是當年只着了一對人字拖!這次帶十數團友再訪舊地,已屆天命,行下停下,花了20分鐘。

暫別香港,途經加拿大,飛過景色壯觀的大峽谷、洛磯山脈,告別了24小時之前陰風淒雨的憂鬱。終回到地球對面的拉丁美洲,陽光正燦爛,人人笑逐顏開。闊別十載,Hola mi Mexico amigo!別來無恙,墨西哥阿米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