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武漢盲搶炎

「點解超市門口無人龍?世界末日啦!」習慣每朝早出門口就去排隊的黃太,發現沒有任何東西要排隊搶購時,開始抓狂。終於有一晚,她被發現睡在超市門口,一睡不起。

「阿爸點解周圍都係穀牛?」「阿爸點解廁紙咁黃?」又到潮濕的春天,黃家堆積如山的穀牛舊米足夠吃10年,而廁紙足夠公廁用20年。

回帶到一年前的抗疫之春。有天黃太行經超市時,見到一條長龍,執輸行頭慘過敗家,二話不說,就跑去龍尾排隊。忽然有支咪遞過來,有記者問她︰「點解要來排隊買米?」她立即O嘴︰「原來呢度排米㗎?」

雖然家中已有兩袋米,但自從黃太見有人排米後,每天都去排隊買一袋,喜孜孜回家才能安心入眠。習慣成自然,過了一個多月,大米供應變得源源不絕,但她仍然堅持每天買一袋米的習慣。當然,後來盲搶對象擴展到漂白水、廁紙、豉油、花生油、糖、橙等等,她連食鹽都不放過,最後搶到300袋。

500呎的家,由於堆放數百袋大米、廁紙、豉油、花生油、漂白水、食鹽、橙,變得寸步難行,穀牛曱甴到處亂竄。疫情過後,她沒有感染新冠肺炎,但就患上嚴重的「新型武漢盲搶炎」,一旦失去了搶購目標,會變得異常焦躁、寢食不安、神經失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