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蘭三餐

香港直飛米蘭十二個小時, 落機我就帶了團友去吃早餐。米蘭是Cova咖啡店的發源地, 我們去始建於1817年的元祖店, 去吃一個異常豐富的早餐。將心比己, 我以前跟過歐洲團, 一到埗就拖著疲憊身軀開始行程, 實在不人道。店中站滿了當地意大利上班族人手一杯咖啡, 因為立食便宜很多。我們就直奔餐廳貴賓室, 坐下慢慢享受美點及咖啡。總店的糕點種類比香港多出幾倍, 看得大家眼花撩亂, 我乾脆每樣都叫來, 放在團友面前任君選擇。這是一個秘密行程,當作驚喜送給大家。慢慢嘆早餐一個半小時, 也是最好的休息。

這個晚餐不尋常, 預訂需要四個月! 因為最後的晚餐, 人生必看之名畫。

應該是世界上最廣為人知的壁畫了: 達文西的《最後的晚餐》, 無法借出, 因為位於米蘭多明我會院食堂牆壁上。由於每十五分鐘只限三十人入場, 一票難求。我們兵分兩路, 一組去午餐, 另一組就去看晚餐, 然後對調。

Boucce 作為義大利米蘭最古老的餐廳,已經有300多年歷史,來這間店是為了吃千辛萬苦預訂的鯉魚飯,這是蔡欄極力推薦的米蘭名品, 但味道不外如是,說好的香味也沒有, 有些失望。

達文西永遠不會令人失望。到了教堂, 先經過一個空間乾燥清潔等待, 然後進入食堂, 名作蕴藏的秘碼網上大把, 在此不贅。原來真跡那麼巨大! 而網上傳聞不能拍照是以訛傳訛, 只要不開閃燈, 是可以用手機拍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