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港雙城之命運

今年是有史以來香港政局跨海影響台灣選舉空前的一次,也希望是絕後。台灣選民不再單單聚焦島內的民生經濟,而是無日無之的香港亂局。

我剛好適逢其會,在台北帶了兩個移民團兼睇樓,每天看台灣報紙及網媒,在旅遊巴上和團友談起台灣大選,充滿車廂的是濃得化不開的「葡萄」酸味。

十年河東轉河西,有年長的團友回憶起香港在70年代是台灣人嚮往的自由基地,老蔣年代台灣的白色恐怖、戒嚴長達38年,很多台灣人到香港旅遊都來買「禁書」。

轉捩點是1996年台灣舉行民主選舉,次年香港回歸,雙城自由位置正式對換。

去年10月,林鄭月娥宣布引用《緊急法》被疑為戒嚴鋪路,而台灣已成為自由民主的文明典範,與日本、韓國並列,為亞洲最民主的政體(註︰由英國雜誌《經濟學人》評出的民主指數)。2018年香港排名已是第73名,與黑非洲窮國塞內加爾並列,有此「殊榮」,智商冠絕世界的港人顏面何存?2019年更加由英式文官法治政府大幅倒退到大棍治港的軍警社會,努力向人權紀錄惡劣的盧旺達、剛果等國看齊。

大選之後台灣進入新時代,隨着治港班子平安過渡到新一年,鼠年香港的命運堪虞,惟有祝諸君自求多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