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英鎊的逃生方式

「你去過馬爾他嗎?」

處於亂世,朋友應該多見面。闊別15年的Kathy氣質優雅,一襲白裙,幽香飄來,為暗黑的餐廳一角帶來陽光,她從小就是母校的校花,年屆40仍然風韻猶存。我還來不及讚嘆她駐顏有術,她連水都未喝,坐下劈頭就問我。  

久別的同學寒暄也省了。我心中一酸。原來,又多一個白夜逃亡的中年香港人。

自稱旅遊達人的我,這3個月十分忙碌,相邀飯局的朋友不絕於途,Kathy是這個月的第6個人。

「馬爾他需要購買25萬歐元政府國債再買樓或租樓5年以上,同為地中海島國的塞浦路斯需要投資200萬歐元買樓,英國投資移民要200萬英鎊,愛爾蘭企業投資200萬歐元,西班牙葡萄牙投資50萬歐元買樓,要得到歐洲護照,方法其實很多。」我儼然已經是一個移民顧問,其實只是因為天天都被人追問成精。

「其實,你打算搬去馬爾他嗎?這島只比大嶼山大不到一倍,但人口比沙田還少廿萬,可以享受地中海陽光沙灘,但地下鐵也沒有的小島。」

「唉,每晚睇電視新聞,我都哭,哭完連覺也睡不著。」她的一對大眼睛似乎梨花就快帶雨,我見猶憐。

「我有一個100英鎊的逃生方式給你。」我唯有出動撒手鐧,為了博紅顏一笑。(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