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百年登山火車

隧道口變成一個光柱,射出兩把光亮的鐳射劍,一直延長、蔓延,直直地刺到我的心口,那是兩條被百年歲月打磨得發亮的火車路軌。我坐在火車最尾一卡,目送黑暗之中那隧道口的光柱慢慢遠去,變成一個小光點,連鐳射劍也頓時變得黯然,無邊無際的黑暗降臨。

天地之間只有轟隆隆的火車刺耳作響,暗無天日的感覺無邊無際,一種無助的遏抑感鋪天蓋地,令我心痛到想哭了。因為這一刻,忽然想起香港的前途了。

時光倒流到1898年,正是拓展新界的光緒二十四年。歐洲進入了最後榮光的美好時代,巴黎鐵塔剛成為世界最高建築,LV和Cartier忙於為拿破崙三世及沙皇打造奢侈品。另一邊新世界的美國,用720萬美元向沙皇購入了阿拉斯加,旋即在冰天雪地之下發現了黃金。1898年,淘金熱錢興建了這個北美最陡峭的登山火車︰White Pass。經過無數的隧道冰川瀑布,21公里的鐵道上升3,000公尺,目前仍是北美洲最著名的風景鐵道。並已經列入「國際地標性歷史工程」,與艾菲爾鐵塔、巴拿馬運河、自由女神像齊名。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我到每一處都不會錯過登山火車。秘魯的登山火車直上天空之城馬丘比丘,最有文化。挪威Flam的登山火車是世界最陡峭,冬天及夏天各有美態,所以我坐了兩次。乘坐公主郵輪漫遊阿拉斯加,我最期待的岸上遊就是這條聞名已久的White Pass火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