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嚴聖誕節

「今天是聖誕節?噓!小聲一點,提這個詞要扣5分社會信用的!我們祖先是炎黃,不是耶穌啊!逢年過節參加全民抵抗洋節,就有民族樽鹽派,例如月餅券和孔子像。聽媽媽說舊時洋節可多呢,聖誕節你們吃月餅嗎?」  

出生於戒嚴元年的阿榮今年廿八歲,舊知識完全來自父母親記憶,因為所有圖書館及媒介機構都在戒嚴元年時被「暴徒」縱火燒毀,手機電腦全被沒收。

「注意!注意!還有10分鐘就有光明蒞臨!」一把尖銳的女聲,從阿榮胸前響起。他心口的紅色胸章原來是個GPS小喇叭,我仔細一看,胸章上是一個光頭佬的樣子。「劉書記你都不認識?當年他抗暴制亂後,被人民選為縣委書記已經廿年了!」我有眼不識泰山。

阿榮開始手忙腳亂:「你沒有書記胸章?怎麼敢出街?快點,藏在後面草叢中!」他安頓好我之後,就獨自對著空無一人的大街,45度鞠躬。

等待光明的時間特別漫長。伴隨刺破長空的高音廣播,好像等了一個世紀,忽然大放紅光,一輛警車上有一排五米高的巨型紅色消防燈閃爍不停,上面只有兩個簡體大字「戒嚴」,終於聽清楚了廣播內容:「1小時後戒嚴,後果自負!」(續)  

延伸專題:《解嚴一周年》https://bit.ly/2J5AV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