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沉香之路

越南會安城裡, 至今古韻猶存。像是一個明朝的小鎮, 停擺在繁華古雅的嘉靖年間。福建會館、廣肇會館、潮州會館、瓊府會館、客家會館和五幫會館, 雕樑畫棟、金碧輝煌,供奉有觀音、關帝、天后娘娘, 巨大如籮的盤香, 掛在大殿上面, 六百年從來沒有熄滅過。

 

小街上的古宅保育完好, 三百年以上的 “均勝棧”、”馮興古宅”等, 大紅燈籠高高掛, 好像穿馬掛的粵閩鉅賈, 隨時還會出來迎客。我問看門的老人家陳先生, 可還會說家鄉話? 他點點頭, 在會安有一間華文學校, 但他的兒女都不肯學華語, 他已經是這家族最後一個會講中文的人了。

 

中式古宅的門口, 長滿歲月的青苔蔥蔥。細雨中沒有沉香味, 身著奧黛的越南姑娘, 搖曳而過。頭戴圓錐竹苙的豆腐花越南西施, 叫賣聲很是溫柔。老外們坐在街邊法國梧桐樹下的咖啡小店, 喝一杯滴漏越南咖啡呆坐,滴滴溚溚的節奏, 聲聲慢。梧桐更兼細雨, 到黃昏, 點點滴滴, 這次第, 怎一個愁字了得。空氣中, 還有飘渺的沈香。

 

時光倒流600年, 香港、新加坡還沒有開埠。明朝時候的國際貿易中心, 是在這個「小香港」: 會安。貴為占婆(Champ)王國的主要貿易港,名為“大海口”, 以中國和日本的商船最多,有時一次竟多達上百艘。中國商船帶來的商品有錦緞、紙張、毛筆、銅器、瓷器、陶器、茶葉, 在會安換回胡椒、糖、香料、魚翅、燕窩、犀牛角、象牙等當地土特產, 最貴重的首推 “會安沉香”。

上兩集播出的《明日世遺》我以硬體、 軟件來分析英法殖民者帶給東南亞的現代化巨變。本週六我再向前追繳, 英法殖民之前的中國人大遷徙, 波瀾壯闊的下南洋, 殘留在泰國、越南的痕跡,與英國東印度公司貿易商人比較, 這一條海上絲綢之路, 可否進入明天的世界文化遺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