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嚴一周年

「2019年暑假?沒甚麼特別啊!那年聖誕我才剛出生。」阿榮今年廿八歲,他在戒嚴之中成長,所有721和831等敏感詞已經被屏蔽了廿八年,社會回復了寧靜和平,歸功於2019年政府果斷地實施了戒嚴法,直到2046年才解除。我們走在海濱長廊,海風吹拂,他興奮地用普通話唱起《戒嚴就是好》:「緊急法就是好、戒嚴法就是好,我們的世界和諧而幸福,思想簡單而純淨,領袖的恩情永不忘,她是人類文明的明燈,宇宙銀河系的救星,她的美貌比西施,她的智慧賽江青,她的光華照亮東方之珠,勢必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東方之珠有一粒珠,大灣之西有一隻西,上了大橋看珠西,西口西面莫出街,東南西北齊戒嚴,戒嚴人民最幸福。」

每晚面帶笑容對住智慧燈柱唱10次,人臉識別系統就會自動加10分社會信用,第二天才能使用一次地下鐵。昨晚他唱到第10次就夠鐘,過了歌頌戒嚴法時段,結果今天要行路回家,在路上就遇上了來自2019年的我。

我一看手錶,已經7點,「你還沒吃飯啊?」

「老師說沒有戒嚴時有罪惡的通宵7-11,令年輕人半夜都流連街頭,現在國營商店、餐廳每晚7點關門,8點開始宵禁。我們走快點,不然過了8點,公安就會瞄準路人當活靶呢!」他開始加快步伐。(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