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殖情意結

蒙古帝國忽必烈征服中國的時候,只識彎弓射大雕。滿清征服中國時,只有八旗騎兵、揚州十日、嘉定三屠。為甚麼今天還有國人還在懷念入關屠殺千萬漢人的外族格格,但就口誅筆伐不曾屠殺香港人的英國殖民者,是一個有趣的課題。

拿破崙親征埃及時,他帶上的是軍隊以外,還有一百六十七位考古學家、哲學家、數學家、建築學家、天文學家、生物學家,因為他不是成吉思汗和皇太極了,歐洲人追求的不止是土地,還有知識及探討,找尋歐洲文明的起源!

拿破崙三世建立交趾支那丶定都西貢的時候,當然帶來了現代化的城市管理,例如現代的郵政系統。位於胡志明市中心的西貢中央郵局建築師由著名的艾菲爾設計, 當時巴黎剛舉行博覽會,艾菲爾修建了令他垂名青史的巴黎鐵塔、紐約的自由女神像,那時是法國的美好時代、英國的愛德華時代。英國人帶來了汽船、汽車、火車, 清國人用腳投票,香港人口增至八十五萬人。

拿破崙東征開創了埃及學,同樣十九世紀英國征服緬甸時,英國軍隊後面是亞洲學會,發現了已經失傳的印度語言源頭梵文竟然和希臘文拉丁文有驚人的相似之處!這就是「印歐語系」。知識,就是力量。新的知識,就是更強的力量。所以英國五千官員及五萬士兵已經足以統治三億的印度人口, 至今仍然被人「戀殖」。

香港皇家郵政成立於開埠之初的一八四一年, 仰光的郵政服務始於一八五四年。仰光中央郵局擁有厚重磚紅色外牆、獨特的尖拱形窗戶,內裏的鑄鐵樓梯更具有價值,百年前在日不落帝國的工業重鎮蘇格蘭的格拉斯哥鑄造完成後,整個鐵樓梯運到緬甸,經過地震也絲毫無損!明天播放的《明日世遺》帶大家進入英法殖民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