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權威性人格

「香港就是因為太自由了,才會這麼亂。」

為消解焦慮,有人會依仗權威。不動腦, 盲目支持警方使用過度武力。對於權威保持絕對服從與崇敬,另一方面又從這種不加思索的權威崇拜中找到自己的定位, 這就是「權威性人格」。

為解決殘酷大自然不可捉摸帶來的焦慮, 原始社會群居的農業人口, 嚴守階級、循規蹈矩、各安其位、達至和諧, 這是農業社會的烏托邦, 倚賴權威、崇拜權力、不加思考、見高就拜, 是小農最重要的DNA。

如果沒有西方十七世紀的啟蒙運動, 全世界人類應該都還停擺在權威性人格, 對羅馬教皇、貴族、中國皇帝卑躬屈膝, 人際關係建築在從屬及階層之上。

啟蒙運動敢於挑戰權力、破壞權威。美國《獨立宣言》、法國《人權宣言》均源於盧梭的《社會契約論》, 他認為政府的權力不是來自槍杆子和防暴警察, 而是來自被統治者的認可。

“整齊劃一,人們沒有獨立思考,社會表面平靜,並不是幸福”「法蘭西思想之父」伏爾泰說。他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會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三百多年了, 西方早已啟蒙了, 由極權中世紀社會演變成為近代民主社會。但今天的香港, 畢竟有人對皇帝下跪慣了三千年, 站起來時未免眼冒金星, 大腦早已便秘, 權威性人格已經入血“嚴厲譴責、破壞穩定!”

週六播出的《明日世遺》第三集, 將深入探討緬甸民主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