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平壤「錢主」的小資生活

由北京出發, 坐上高麗航空(Air Koryo)的蘇聯製TU 204 300老爺飛機, 咬一口被譽為世上最糟飛機餐的 “夾牛肉餅的麵包”(即是美帝所謂的「漢堡包」), 我 “雄糾糾、氣昂昂、跨過鴨綠江! 中國好兒女, 齊心團結進, 抗美援朝, 打敗美帝野心狼!”

此曲是五十年代韓戰時的《中國人民志願軍歌》, 在北韓與大陸風行一時, 無人不曉。珼在正值中美貿易戰如火如荼之際, 華為忙於打美帝, 我就去了北韓, 學習及了解北韓人民抗美半世紀的驚人成就。

突破黑洞北韓上網

金正恩上台後, 2013 年起北韓可以攜帶手機報關入境,但是無法漫遊, 北韓境內(包括酒店)沒有Wifi, 進入北韓, 等於進入宇宙黑洞, 直到這次我通過旅行社特別安排高價購買一張史上最貴的SIM卡。

平壤機場接機大堂的一角, 有一間已經關門熄燈的外匯兌換店。前面站著兩位身穿便服的北韓女士, 貌似無牌小販。不過, 他們賣的東西就一點也不便宜。一張手指甲大的卡, 就要價200美元。這是當地人兩個月的工資啊!

“你在幹什麼?”

我的北韓導遊金先生, 忽然出現在我的背後。正在偷拍這場 “北韓SIM卡秘密交易”的我, 嚇得腿打抖, 結結巴巴地說: “我想, 我想拍前面這個ATM機, 還是第一次看到呢!”

“不是說100美元一張SIM卡嗎?怎麼那麼貴?”我裝作無知。

“對啊, 以前是賣100美元, 但最近上漲了。”

“有多大用量?”

“200美元開卡丶50MB數據!”

“50MB?那很快就用光了, 怎麼辦?”

“可以去増值, 0.2美元一MB”

買SIM卡要實名登記, 我將200美元、護照及通行證交給那兩位北韓女士。服務相當到家, 一位就在櫃台前, 負責幫我換卡以及駁通。當看到高麗電信Koryolink的Logo出現時, WhatsApp微信等通訊軟件“叮噹”“叮噹”響個不停, 北韓同世界已經接軌。

北韓金導遊說, 這張Sim卡是埃及電訊公司Orascom旗下的高麗電信(Koryolink), 賣給外國人專用的電話卡。和北韓本國人用的電話卡不同, 沒有火墻的限制, Facebook、 YouTube、 Google這些美帝反動網站都可以上! 不過由於只有50 MB的數據,我當然不敢上任何“大食”的美帝網站, 除了通訊軟件Whatsapp、微信及Gmail。速度是3G, 應付通訊軟件綽綽有餘。高麗電信的網絡覆蓋範圍包括平壤等6個主要城市、8個高速公路和鐵路要點。

在平壤的第二天一大早, 同伴已經呱呱吵! 原來, 他已經一晚用光了50MB的數據! 於是叫金導遊帶我們去充值。

“不行啊! 充值要護照, 但你們的護照, 已經在外交部了”。所有遊客一進入北韓, 護照就會被導遊沒收上繳, 直到離境前一個小時才會取回。

同伴們很驚訝, 為什麼我每天才用5MB數據?

其實我們在香港已經被縱壞, 無時無刻都長開數據。我時常搭郵輪, 已經習慣節省數據, 平時開Flight mode, 需要看短訊時才上網, 下載短訊及郵件後, 馬上下網, 慢慢看, 慢慢覆。然後用九秒九時間, 開數據, 送出回函, 回覆飛行模式!

 

夜蒲平壤酒吧

登上了旅遊巴離開機場, 居然金導遊不阻止我們拍攝窗外的景物,令我萬分驚訝。因為2011年的時候, 導遊不停重複禁止拍攝窗外的街景, 團友都要偷偷摸摸的偷拍。但是現在沒有了禁令,反而覺得太過自由,沒有以前偷拍那麼過癮, 於是放下了手機。人就是這麼犯賤。

入住平壤市中心, 火車站旁邊豪華的高麗飯店,這座高達43層的雙子塔, 2017年重新裝修, 一洗80年代蘇聯風, 光猛亮麗的大堂, 樓底高達三層,遠比羊角島飯店更加新淨及豪華,但當地人在大堂裡吞雲吐霧抽香煙。

飯後導遊帶我們走去「星群酒吧Cafe」,離酒店不遠。燈光昏暗,各種進口酒類丶茶丶咖啡丶望上去和日本韓國的酒吧無異,一杯凍飲$4美金,我們和兩個北韓導遊天南地北,兩個都放低了戒心。例如其中一個團友要出去吃一口煙, 講笑說自己會逃走! 導遊說沒有關係,快逃吧!

導遊手上的錶望上去十分高級,原來是勞力士! 不過他坦白承認, 這是一個朋友送給他的山寨貨。兩個導遊都有手機,一個是平壤牌,一個是阿里郎,款式與大陸智能手機號沒分別, 有指紋辨識, 攝影功能也十分類似,只不過App比較少, 打開新聞App, 以文字為主, 圖片都是金正日將軍。也有音樂軟件,他們沒有通訊軟件,都是用短訊溝通,不可以傳送相片。

似乎現在的平壤年青人,已經開始放下了舊有死板的嚴肅模樣,他們也會和我們一齊開玩笑, 甚至拿出手機中和其他女生合照, 說這是他的女朋友。不過一談到南朝鮮,就馬上不同了,例如我問他們有沒有看過韓劇,他們馬上說韓劇不好看。我問有沒有人用U盤(USB)來追美劇?他們說從來沒有見過。

 

北韓錢主好騎馬

到達平壤市郊的「美林練馬場」。金導遊說, 普京曾送了兩隻白馬給金正恩之後,開始繁殖, 2013年10月26日竣工,金正恩多次視察, 稱之為“世界一流”的騎馬場。

今日也有五個打扮十分光鮮的當地年青人及小朋友在這裏練習騎馬, 外國人收費每小時350元人民幣, 當地人10萬朝幣(83元人民幣)。一點也不便宜,他們的騎術雖然不太纯熟, 需要馬夫在旁邊拉著馬, 但應該都是屬於新興的富有北韓中產階級。一個皮膚白皙的美少女身穿粉紅色的Polo衫, 杏色的緊身褲, 騎在馬上, 威風凜凜, 唯一出賣她的是一對黑色的高跟鞋。

兩個身穿黑色馬甲的小朋友下馬後,我走過去主動要求合照拍照。小孩問過在旁的母親同意合照後,母親叫兩個小孩對我說謝謝。怎麼知道兩個五六歲小孩一邊畢恭畢敬地說「감사합니다」(這是韓語中的敬體, 對長者或老師說的感謝之意),一邊自行向我90度鞠躬,令我受寵若驚。北韓中產小童的禮貌程度遠遠勝過中國的小霸王丶小公主。我十分感慨, 對金導遊說: “你們朝鮮人的質素這麼高,如果開放改革之後,經濟一定會發展很快。”

對面還有一間「飛行俱樂部」, 停泊有十幾部滑翔飛機,看來平壤部份人真的富裕了!周末可以來騎騎馬丶然後玩滑翔飛機,一飛沖天,生活寫意。他們就是所謂的「錢主」, 北韓新興的中產階級。

 

購物天堂在平壤

在北韓旅行時, 一向只有專門的「遊客商店」招呼外國遊客, 特色是只收人民幣, 價格與大陸物價看齊, 像七十年代內地的「友誼商店」!

金正恩上台後, 向外國遊客開放了中朝合資的「光復百貨」以及「樂園百貨」,成為平壤少數可供遊客換到朝鮮幣, 以及以「北韓價」購物的地方。「光復百貨」內有一個找換店, 金導遊幫我換錢, 一元人民幣兌1180朝幣。

進去超市後人頭湧湧, 這裏的消費便宜得來難以置信,牛奶糖一包500克才2400朝幣(2元人民幣), 著名的人參番梘2500元(2元人民幣), 導遊推介的手信辣雞面2400元(2元人民幣), 開城高麗人參爽膚水7800元, 紅蘿蔔牙膏24100元, 比羊角島酒店的遊客商店便宜一倍有多!

我買了一大袋, 還花不到100元人民幣, 我想保留剩下的朝幣做紀念品, 但金導遊說NO, 必需換回人民幣。外國人不能保留朝幣。

地下是超級市場,日用百貨應有盡有, 超市外面是化妝品、護膚品櫃檯。二樓禁止外國人踏足, 我裝扮成去找洗手間, 走上去偷窺一下, 原來是服裝、傢俬及首飾櫃檯而已。三樓是餐廳,一罐生啤才2000朝幣,2元人民幣不到, 物價真低廉!旁邊還有波波池,很多小朋友在裏面玩, 和大陸商場類似,只是物價倒流到中國大陸80年代。

比較平民的「光復百貨」,另一間「樂園百貨」高檔了很多, 幾乎全部商品都是進口貨。女士櫃檯產品包括Chanel丶Dior香水及護膚品,男士櫃檯也有伯爵手錶丶愛琴錶。日用百貨大部份都是日本入口, 牙膏牙刷到資生堂洗頭水。驟眼一體,簡直以為自己去了東京或者香港,只不過價錢貴30%至50%。我在這裏買了一些北韓手做公仔,每個20,000朝幣(17元人民幣)。

相比我在2011年首訪金正日時代的北韓, 金正恩時代開始實驗的“新經濟政策”已經初見成效, 北韓正處於劇變之中的十字路口, 值得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