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之戰

我三訪下關,最愛漫步在李鴻章道上,海風吹拂、天高氣清、日子靜好,最適合反省歷史。

馬關本是傷心地,兩個甲子之前,在這間日本第一的河豚料理店 決定了中日兩國的百年國運。李鴻章與伊藤博文,在這間春帆樓簽訂了《馬關條約》。三年之後,他再簽《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租借新界予英國九十九年。香港今天的土地問題,追根究柢,應入中堂數。

「甲午戰爭是「文野(文明與野蠻)之戰」這是場「義戰,所以文明一定戰勝野蠻。」

此言出自日圓鈔票一萬円上的男人︰福澤諭吉。誰是文明?有憲法、議會、國民的現代國家體制是也,意指明治日本。誰是野蠻呢?有刑法、科舉、臣民的封建體制的清國。作為一個五千年輝煌文明古國的子民, 福澤諭吉的言論簡直是辱華, 所以每次在日本購物時,我都視一萬円鈔票為草芥,花掉才爽快。直到重溫方孝孺的遭遇,才感到福澤諭吉的遠見。

如果你出生在明朝的中國,一介書生拒絕為皇帝寫詔書,你會被凌遲, 然後誅十族。凌遲並非一刀要命,把你身上的皮肉分成千塊,甚至達三千塊,活生生逐塊剮割下來, 對動物如此已經是虐畜,如果這不算是野蠻,方孝孺同時還被誅十族,宗族親友前後受誅者達數百人!

但凌遲、誅連在中國有悠久傳統及文化護航,由五代十國直至清末,直到有外國勢力介入才得以取消。同治五年(一八六六年),英國駐華支使使館參贊威妥瑪向清政府提出建議停止凌遲,結果清廷只允許對由洋人交付的犯人免用凌遲。外國勢力,此時此刻,高風亮節。真‧文明、真‧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