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香港

政治,離我很遠。比天涯海角更遙遠。但2百萬人上街,這不是政治,這是社會,這是歷史,這更是真正的香港。香港,曾經很抽象,而且負面。我們曾互以「港豬」、「港燦」自嘲。但今晚,香港正名了,香港沒有死,我看見了香港,我感受到了真正的香港心跳。星期日本是寫稿日,在家筆耕如常。「你應該珍惜自己的羽毛呀!」、「Take Side(表態)對你的前途沒有好處!」、「唔好出聲啊!」作為一個節目主持及專欄作家,來自朋友長輩的勸喻,無日無之。

家中的3個90後已經走上街,不停為我傳真示威現場的相片。千里耳聽到來自銅鑼灣的吶喊,我還在寫無關痛癢的歌舞昇平,如有芒刺在背,坐立不安。是良心的不安。除了名利、除了羽毛、除了好處,還有最基本做人的原則:良心。

15歲隻身落來香港時,我口袋中只有一個兩文硬幣,放進去羅湖關口投幣電話機,又吐了出來。天黑了,又肚餓,我就開始抽泣,有個不認識的香港人給了一文我,才能通知母親來接我。我相信,那個香港人知道當日的那個哭泣中學生,今天能夠成長為一個真正有良心的香港人,他應該很開心。我是香港人,並以此為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