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礙創新的漢字

大灣區今期流行「創新」。用甲骨文來講創新,猶如井蛙不可以語於海,夏蟲不可以語冰,商周已經注定了三千年後,全世界八百三十八項重大發明中,沒有一項來自中國。近代三百年人類創造的五千零五十三個新行業之中, 沒有一個新行業是炎黃子孫發明的。

先秦諸子,百家爭鳴,至聖先師、是怎樣的一個萬世師表?孔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抱殘守缺,二千五百年前定了基調︰復古最好、創新莫搞。愈古老愈好,孔子擁抱已經禮崩樂壞了的周禮,因為周禮從更古早味的夏商:「周監於二代,鬱郁乎文哉!吾從周。」自漢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反創新、好古老」更成為金科玉律、中華文化。西學東漸時,清朝理學泰斗倭仁更加一錘定音「今求一藝之謀,而又奉夷人為師,實則賣國。」創新即賣國、復古即愛國,中國式愛國就是這麼簡單明瞭。

「萬世師表」好古反新,還因孔子從沒有學過外語。語言決定思維,思維離不開文字。

中華文化是原生文化,先人倉頡創造甲骨文,「天雨粟,鬼夜哭。」的確是驚天動地的偉大創舉。漢字是美麗得不可方物。一字一畫,表意又表音。漢字的長處,當然是吟詩作對,所以唐詩宋詞,每一首都是一幅山水寫意畫,望文生義。萬水千山,都在字裏行間流淌着、高聳着、低吟着、雄壯着。

但是文學不是科學。漢字主觀感性有餘,客觀抽象不足。圖像思維有餘, 更不適合於抽象思維、邏輯推理、思辯討論、創造革新。中國人三千年需要帶着這萬字枷鎖,所有的思想知識,都受制於這些漢字先天的圖像思維。五四運動一百周年之際,日本仍然用「令和」作年號,陳獨秀、蔡元培、魯迅、胡適等五四悍將叫囂了百年的夢想「廢除漢字」,革命尚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