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

早上跑步的時候,發現樓下馬路多了一個工人,打開了地下的水井蓋,放入一支長長的膠藤,然後用手機不停通話。我很好奇,走過去問發生甚麼事?工人很友善地解釋俾我聽,他在鋪光纖!我好奇地問,上個月已經有另外一間公司剛剛才鋪了光纖,為甚麼他們還要鋪?工人說:「我已經在這裡工作了一個上午,也沒有路人理會我在做甚麼!你是第一個人咁好奇!」

2298EDDA-888C-4DFC-BE47-CFA89C68F01F

我就是這樣好奇,凡事都鍾意不恥下問,打破沙鍋問到底。這次才發現,原來好奇的香港人並不多,不恥下問主動出聲的香港人更加少。這個大都市裡,大部分港人都不願意主動同陌生人破冰,見到生人更不會主動打招呼和講早晨。這和老外很不一樣。我在歐洲及美洲旅行的時候,特別是坐郵輪,一大早見到陌生人,肯定會主動講:「Good morning!」有緣同Lift,更爭先恐後打破dead air!有的老外會「冇嘢搵嘢」來讚美你,例如你穿的普遍舊風褸「很潮啊!」。最多人自然是講天氣,如果能夠講一個冷笑話更是上乘。破冰是國際禮儀,樂莫樂兮新相知,求知若渴。日常生活,也應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