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第一個世界公民

生生基督世世佛, 佛陀基督入華來。

佛祖入滅五百五十三年後,  白馬馱經, 中國人始聞佛法。基督教也類似, 耶穌殉難後六百年, 唐貞觀九年(635年),由聶斯脱裏派(Nsctorians)主教、叙利亞人阿羅本(Olopen)傳入,唐人稱爲景教。但基督教在中國的千年傳教史, 絕不平坦, 三起三落, 而且三次都有不同的名字, 由景教、也里可温教, 最後到天主教!

基督教來華三起三落

景教至武宗會昌五年(845)「會昌法難」時被波及便銷聲匿迹了。

過了宋朝, 到了元朝, 打通東西, 馬可波羅來華之後, 基督教第二次傳入, 元朝至元三十一年,由羅馬教廷方濟各會修士約翰·孟特·高維諾(John Monte Govino)傳入中國,並在北京、泉州等地設立教堂,稱為「十字寺」,據《元史》記載,全國共有72所, 當時蒙古人稱之爲“也里可温教”。及至1368年,朱元璋建立明朝,也里可溫教亦隨蒙古在中國大陸統治的結束而終結在華之宣教事業。

第三次是明朝萬曆年間(1573-1620),由於1553年,葡萄牙人以「借地晾曬水浸貨物」為藉口佔領澳門, 以此為根據地, 天主教會士源源不絕經澳門入内地傳教,歷時二百多年,其殘餘活動至清光緒二十年(1894)。這次天主教在中國傳播時間最長、範圍最廣、影響最深。

明朝天啟三年(1625年)出土著名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 大秦即是羅馬, 碑文曰「大秦國有上德曰阿羅本,占青雲而載真經,望風律以馳艱險」, 無人知道此碑作者, 估計碑文雖系波斯傳教士撰寫,但他的中文功底極其深厚, 文中將阿羅本的形象, 描繪成唐僧玄奘法師一樣, 以吸引中國信徒。當時不少西方傳教士得知後,爭相拓片,把碑文拓片譯成拉丁文寄往歐洲本國, 以證明基督教入華, 當時已經有千年歷史。「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現藏於西安碑林博物館,經過清末亂世居然沒有被西方列強偷走, 成為中國首批禁止出國展覽文物之一。

耶穌會誕生

作為一個佛教徒, 我對傳播東西文化的「耶穌會」(The Society of Jesus)充滿敬意。耶穌會標榜實施平等的教育,聲稱“教育不可因貴賤貧富而異”, 同孔子教訓 “有教無類”完全吻合。我的母校港大有利瑪竇宿舍、另外華仁書院、利瑪竇中學等, 不止在本港春風化雨, 更是明朝以來中國現代化的先驅。

耶穌會的誕生, 和基督教新教有莫大關係。馬丁·路德1517年反對天主教, 另立新教, 吸納了大量歐洲信徒 “轉會”。爲了挽救羅馬教皇的危機,天主教徒成立了一個旨在向新世界開拓新教區的傳教團體,各曰耶穌會。新世界包括美洲及亞洲, 耶穌會在美洲的傳教對象是瑪雅人及印加人的原住民, 但其人口遠不及東方的印度、中國及日本, 於是耶穌會成為向東方傳教的先頭部隊。

有關耶穌會向東方第一站: 印度果亞, 「歷史上最偉大的傳教士」聖方濟各傳教的事跡及世遺景點, 請參照去年十月此欄。

本來第二站應該是中國, 但由於明朝自洪武開始鎖國海禁, 聖方濟各於1543年,在日本人安日禄陪同下,於8月間到達日本鹿兒島傳教。但當他看到日本很多人信仰由中國傳入的佛教後,認爲“在日本傳教最好的法子就是先到中國傳教,因爲它是日本的文化和思想的策源地”。但他最後也未能進入中國, 1552年最後死在廣東臺山縣的上川島, 此地後來成為天主教聖地, 以紀念這位“遠東開教之元勛”。

就在這一年,利瑪竇在意大利誕生,即使在今天的標準, 他也是一個真正的絕代天才, 記憶力超卓, 懂得七種東西語言, 包括拉丁文希臘語葡萄牙語西班牙語粵語北京話、日語, 他的漢語水平還超越很多中國人, 因為他將《四書》第一次翻譯成了拉丁文, 成為史上第一個「漢學家」。他更偉大的貢獻, 是將西方天文數學、幾何、地理等先進科學技術知識, 首次傳入封閉落後的中國, 他的《坤輿萬國全圖》第一次讓中國人知道真實的世界地圖是怎樣的。博學多才的他廣被京都的士大夫尊重, 被尊稱為「泰西儒士」, 死後也破例被准許葬在北京。利瑪竇主張以「天主」稱呼聖經的「」, 故將Catholic 翻譯成「天主教」, 更曾與淨土宗第八代祖師蓮池大師展開佛教、天主教辨論的《辯學遺牘》, 所以被日本學者平川佑弘稱為「地球上第一個世界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