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偷走了2018

89e583de-bf1d-4ba0-9423-967416bf7a7f

槿花一日自為榮,何須戀世常憂死。憎惡虛度生命盛開的每分鐘,於是每秒都與平淡的生活對抗着,用自己的雙足去書寫朝夕。

過了不惑之年,時鐘就撥快了一倍,每年變得只有182日。明明剛剛才慶祝新年,轉眼怎麼就不見了2018?

回顧今年的足迹,遍布亞、非、歐洲15個國家。終於和友人去了高加索三國(格魯吉亞、阿美尼亞、阿塞拜疆),無以尚之的新鮮感,令我興奮得日耕萬字、拍片無數,腳受傷了都無阻我的探索雅興。

重訪了埃塞俄比亞,70億人類的故鄉改變迅速。重訪的還有北韓,相比金仔父親年代,更為開放及劇變中。前往我的「秘密情人」緬甸,為仁人家園擔任義工七天,身水身汗為災民起竹屋,得益良多。

坐了多艘郵輪漫遊五大洋,包括伊利沙伯女皇號、世界夢號、公主郵輪、挪威郵輪NCL等,除了亞洲,還有英倫三島、挪威峽灣。

帶了三個旅行團,前往日本九州明治花見、青森睡魔祭及海參威、豪遊北韓,和團友成為忘年之交。還與陶傑前往大馬檳城睇樓、和青姐等人去上海參觀太古地產新盤、食大閘蟹等等。

統計2018年總共外遊144天,全年四成時間在外遊憩,也令我甩着很多香港新聞,因為外遊時不聞世事。最長的一次外遊是秋天,在日本拍攝《明治憑甚麼》超過一個月,這個節目大受歡迎,成了我2018年最佳的註腳。我是清都山水郎,祝讀者新一年翱翔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