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的日本情結

C1AF4C6E-A2CC-4A9E-9624-092E55FAB8A5

工業革命,令西方生產力一飛沖天,為找尋新市場,紛紛來到亞洲。乾隆皇帝卻說:「天朝物產豐盈,無所不有,原不藉外夷貨物以通有無。」但皇恩浩蕩,開放了一個口岸:廣州,十三行招呼老外。日本江戶幕府有樣學樣,同樣開放了一個遠離首都的偏遠港口:長崎。

在這裏,全球貿易,正式開始。東方、西方,在這兩個最早開放的港口城市,交易頻頻。中日的鎖國時代,也正是西方的大航海時代,長崎的出島變成日本窺看西方的唯一窗口。

出島是一六三四年由幕府將軍德川家光下令建築的一個人工島,方便監控外國商人。葡萄牙商人傳播天主教被驅逐後,只有不熱衷傳教的荷蘭商船可以停靠及使用出島。這個人工島呈扇形,約兩個足球場大小,有十多棟建築供荷蘭商人居住,現在已經復原了這些木屋供遊客參觀。

每次來到出島,我就想起梵高!

沒有出島,我們可能沒有這一位史上最偉大的畫家。

如果你看過他的名作《Stary night星夜》,以及江戶幕府時代的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的《神奈川沖浪裏》,比較一下兩者的渦卷圖案,OMG,梵高是在向葛飾北齋致敬啊!

梵高從未去日本,江戶時期無Google,他是如何學習浮世繪呢?

出島的荷蘭商人,將日本瓷器、漆器及茶葉出口去歐洲,江戶時期日本茶葉的包裝紙全部印有浮世繪版畫圖案,自然就將這種繪畫風格傳至歐洲荷蘭。葛飾北齋死後四年,梵高出生,他通過日本茶葉的包裝紙,接獲到日本浮世繪,一見鍾情,再見傾心,他發明了「Japonaiserie日本主義」一詞來描述日本藝術的影響力。日本主義影響所及,莫內的荷花池甚至蓋了座日本橋,這日本橋也常出現在莫內畫中!本周日的《明治憑甚麼》為大家揭開日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