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的日本大學生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個國家的民族精神、團體意識、國民教育、人民質素,並不是靠官員在電視上天天叫口號,也不是拿着大棒子懲罰對國家象徵(如國歌、國旗)不敬的人。

春風化雨,潤物無聲。沒有一個官員、一個老師,甚至沒有一個家長,二十五個臉上長滿青春痘、手機不離手的九十後日本大學生,早餐後,忽然一同神情肅穆,聚集在佛塔前,合十站立默哀。

平時活潑好動無時停的日本大學生,怎麼突然變成這樣?啊,我突然想起,今天是三月十一日。

七年前,這些大學生還是小學生,想不到在沒有老師、沒有人要求的環境之下,早餐之後,遠在緬甸的他們都會主動自發地開始嚴肅的悼念行動,在佛塔前為二○一一年日本東北三一一大地震的死難者祈禱。

這次我擔任仁人家園建屋大使,帶同九位香港義工,前往緬甸為風災的災民修建竹屋。這二十五名日本大學生和我們同組,屬於「亞洲青年領袖建屋計劃」。他們並非來自名校如早稻田、慶應大學,而是名不經傳的武藏大學一年生。相比名校大學生,他們的確不太優秀,廿多人之中,有勇氣以英文與緬甸人、香港義工溝通的只有兩人,其他人只能全程和自己同學仔玩,或者用日語和我溝通。在全球化的今天,他們似乎有點負了「青年領袖」之名。但是今天早餐後,他們的這個自發行動,令我觀感一百八十度改變,肅然起敬。

如果行動比口號響亮百倍,自發性的靜立默哀,就是人間最強而有力的動作,比火箭大炮更加無堅不摧。這就是二十五個武藏大學一年生,今天教我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