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怪就怪Tesla

奔波了一整天,到達埃塞俄比亞最北端的Mekelle城時已經半夜,疲憊不堪。半夜有蚊子在耳朵旁邊不時盤旋鳴叫,如芒在刺。唯有把心一橫,起來開燈拍蚊。經過一番激戰,終得勝利,得以安睡,但剛入甜美夢鄉,卻聽聞淒厲的男人歌聲如泣如訴,比蚊子叫聲強勁百倍,上氣不接下氣,每字拖長,在無比寧靜的夜晚,打破長空,實在令最疲倦的旅客,也無法入睡。

看看手表,凌晨四時!原來是這間酒店對面的清真寺,開始提醒其教徒,晨禮FAJR開始了,這只是一天五次的穆斯林崇拜之一。我在阿拉伯國家旅遊時,已經有心理準備,必定選擇國際品牌酒店,因為其選址大都敬而遠之宣禮塔。加上兩層隔音玻璃,基本上可以令住客睡好覺。但埃塞俄比亞明明佔大多數的是基督東正教徒!清真寺怎麼通知他們佔少數的穆斯林信徒晨禮呢?當然不是打電話給每個信徒、或敲門,而是使用最大功率的喇叭對全城所有人廣播!

人類文化的進程,就是由茹毛飲血時必須的集體氏族,進化到保障私隱的個人主義。例如大媽必定隔着這馬路都大聲呼叫同伴,但日本人在地鐵上手機必定用Manner Mode靜音,以防講話聲浪打擾其他人。香港人寧用WhatsApp也不貿貿然打電話,也是不想強迫別人馬上要接聽電話,香港法例更加明文規定禁止晚十一早七發出噪音。

清晨四點被吵起來,感覺就像被一個半夜電話叫醒去尿尿,令人哭笑不得。穆斯林晨禮有廣播權,非穆斯林也有權見周公。要怪唯有責怪交流電之父的Nikola Tesla!如果他沒有發明交流電,任由清真寺的宣禮員每天凌晨四點叫破嗓門,也應該沒辦法叫醒全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