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圓上的三個明治人

CE4F7016-BB31-4598-9A45-6BEB124A053E

香港不少人視日本為首選旅遊目的地,去得多了,美其名曰「家鄉」。家鄉的日圓,大家都用得多了,對銀紙上的人物,你又認識嗎?

不同人民幣、美元、英鎊,日圓上的人物並非國家元首,他們甚至不是政治人物,而是文學家、詩人、思想家,凸顯其人文精神,自明治維新以後,已經和中國的「袁大頭」之流分道揚鑣、南轅北轍。這三人還有個共通點,皆是明治人,那個奠定新日本的重要年代。

一千日圓上的男人,是如何說「I Love You」的呢?他就是明治國民大作家夏目漱石。他中英日文皆流利,將英文「I Love You」意譯成日文「月が綺麗ですね」(月光很美呢!潛意思是,今晚就留下來吧。)他用這種委婉溫柔的日本思維,去表達西方人赤裸裸的示愛,傳為一時佳話。相比中國,我覺得他像徐志摩。

五千日圓上的女人,可謂人生最大的諷刺。明治女小說家樋口一葉,命運坎坷,洗衣縫衣為生,積勞成疾,英年早逝,享年二十四歲。她以古文寫作,作品曲高和寡,貧病交加的身後,樣子卻成為五千日圓,現實的奇怪甚於她的小說。有點像中國的蕭紅。

一萬日圓上的男人,可謂中國大剋星。福澤諭吉乃是明治啟蒙思想家,像法國的伏爾泰。他的「脫亞入歐論」成了日本國策,此人在甲午戰爭爆發前大力鼓吹向清國開戰,稱之為「文明與野蠻之戰」,野蠻指未有啟蒙的清國,文明指啟蒙後的日本。脫亞後日本應該像西方列強一樣殖民亞洲,他向明治政府建議要求清朝割讓台灣等中國領土,直到他去世前夕,還建議天皇應趁八國聯軍侵華之際佔領中國本土。現在去日本爆買的大媽,如果知道手中的一萬日圓男人如此邪惡,還應否化悲慟為購物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