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佛像時代

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只在汝心頭,人人有個靈山塔,好向靈山塔下修。

佛誕時為太子佛沐浴、入廟時為西方三聖頂禮, 大家可曾想像 “無佛像時代”的佛教, 是什麼模樣?

貴霜王朝的犍陀羅乃佛像誕生的時代及地點, 已經被大量的考古研究得以證實, 前幾期已經加以介紹。在犍陀羅佛像之前, 製造佛像在印度被視為禁忌, 長達五百年之久。佛法無邊,無相無形,人們無法想像無所不能的佛是個什麼樣子! 只能以佛足印、菩提樹、法輪、佛塔、蓮花、大象、傘蓋等象徵物來隱喻佛的存在。

菩提本無樹

在大英博物館保存的印度薩塔瓦哈納王朝(Satavahana,約前200年至250年)早期佛教石刻中, 處處是暗喻, 只可心領而神會。太子佛並沒有示現, 一手指天, 一手指地。而是用一塊麻布代表! 那是摩耶夫人手上的“襁褓”, 代表佛祖出生了。

孔雀王朝(Maurya,約前324年至約前185年)也是另一個無佛像時代的佛教盛世。開國君主大護法孔雀王阿育王在位期間 ,共建造八萬四千座佛塔, 其中以印度桑奇佛塔為保存最完整的無佛像時期代表性建築。和犍陀羅佛像之後的風格, 有很大分別。

菩提本無樹, 明鏡亦非台。桑奇佛塔展示的原始佛教畫面中, 眾佛子們跪拜在菩提樹周圍, 雙手合十, 但菩提樹下的金剛座上, 空無一人, 並無展現佛祖的模樣。境界真的像 “明鏡亦非台”!

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眾佛子們雙手合十, 排隊向法輪、佛足印、佛塔跪拜, 自然也是暗示佛祖無處不在。四天王手托刻有小腳印的布條, 前來朝拜, 前面並無佛祖像, 因為佛足印已經是暗喻。
“明天我將繼續存在,但是你要非常留心才能看到我。我將是一朵花,或者是一片樹葉。我將存在於這些形色中,并向你打招呼。如果你足夠留心,你將會辨認出我並問候我,我將會非常高興。”
一行禪師
向空椅朝拜

大英博物館保存的 “舍衛城王拜見佛祖” (King visits the Buddha, Great Miracle of Sravasti)石刻中, 描述故事是Homage to an Empty Throne (向空椅朝拜)。

中央座位上空無一人, 只有一個巨大的法輪, 掛有一條花環, 這已經代表了佛祖的存在。舍衛城王波斯匿王跪拜在法輪之下, 代表已經皈依佛陀, 這個故事見於星雲大師的《釋迦牟尼佛傳》第廿八章 “波斯匿王的皈依”:

“憍薩彌羅國的大王是波斯匿王,知道他的太子祇陀將首都舍衛城的花園賣給須達長者,須達長者又建築精舍供養佛陀。「佛陀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怎麼能感動人民對他這樣崇敬與信仰?」波斯匿王心中生起很大的疑惑。有一天,波斯匿王終於帶領百官大臣,駕臨祇園精舍來拜訪佛陀… …”

原始佛教的基本教義, 宇宙間一切的本質, 都是苦、空、無常、無我。使信眾明白教義的妙方, 就是無佛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