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一旅》自序: 與佛同行

 

Philosophy begins in wonders.
阿里士多德
全球一體化, 始於哥倫布在1492年發現新大陸, 地球由獨自發展的新舊世界, 正式成為一個地球村, 但這是傳統歷史學家觀點。

《人類大歷史──從野獸到扮演上帝》一書, 將全球一體化提前了二千年, 始於 “全球秩序”的建立。秩序建立一切起源於認知革命, 認知Cognition指的是學習、記憶、溝通能力。一百萬前, 猿人的認知能力十分受限。想教他們說英語、排隊、或者明白法律, 應該都是緣木求魚。

大約距今七萬年到三萬年前,智人出現了新的思維和溝通方式,這也正是所謂的認知革命。認知能力令智人可以討論虛構事件, 於是催生了傳說、神話、神、以及宗教。猿猴只懂大叫:「小心!有獅子!」但是在認知革命之後,智人就能夠說出:「獅子是我們部落(或某銀行)的守護神。」只有智人能夠談論並不真正存在的事物、相信一些還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你跟猴子說,只要牠現在把香蕉給你,牠死後就能上到猴子天堂、有吃不完的香蕉,牠還是不會放手。所以, 宗教, 成了智人與猿猴的分野。這群裝神騙鬼的所謂 “萬物之靈”, 只不過是自以為是的智人而己, 由一群野獸演變來的。

由拜大自然(以太陽最受歡迎,世界各大洲的原生宗教都有祟拜太陽的傳統,印加帝國就有位於的的喀喀湖的太陽島)、拜火(伊朗)、拜活人(如尼泊爾、西藏的活佛/活女神、復活節島的鳥人)、拜虛擬的神(有模樣的濕婆神、沒模樣的撒彌亞、神道)、拜真實的歷史人物(如道敎、儒教、佛教)、拜樹木山岳(如神道)、拜動物(如印度人拜牛、老鼠)、拜石頭(如澳洲的烏魯魯)、拜祖先(亞洲人、印第安人傳統、摩艾)、拜萬能的上帝(所有一神教)等。根據達爾文的進化論, 最原始的宗教為崇拜大自然的泛神教, 然後是結構複雜的多神教, 最後的宗教為一神教。

既然宗教是人為的虛構, 二千多年以來由十字軍東征、到今天IS伊斯蘭國也算是智人自討苦吃。撇除因宗教而起的無數血腥爭端戰爭, 宗教也算是一種創造, 令這個地球除了大自然風景之外豐富多彩了一些。宗教藝術固然令人著迷, 宗教聖地更令我一訪再訪, 成了我旅行的主軸。中國有三山五嶽、佛教四大菩薩道場; 日本四國有空海88道場, 京都有33番觀音靈場; 伊斯蘭一生要去麥加朝聖一次; 印度有佛教八大聖地、印度教四大聖地。當然少不了還有從宗教誕生, 就沒有和平過的烽火三教聖地:耶路撒冷!

這本書節錄了我在《溫暖人間》連載了五年的專欄 “日月不住空", 主題為亞洲各國之佛教聖地旅行遊記, 包括印度、尼泊爾、緬甸、印尼、寮國、不丹、中國(敦煌、西藏)、韓國、日本、越南等。
佛, 一直都不是一位自有永有的神。他不是祂, 他是我們的導師, 也可以是我們的導遊。來, Bon Voy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