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豐年前憶普京

img_4025

上個月普京訪日,安倍提出送一隻秋田犬給普京被拒。既然俄羅斯不還北方四島,日本人更應送正露丸。原名「征露丸」,「露」是日語對俄羅斯譯名「露西亞」的簡稱,其含義便是「征討俄國用的藥丸」。所以這次會議日文為「日露首腦会談」。日露戰爭(即中文的日俄戰爭)於一九○四年爆發,中文教科書視這場發生在中國旅順的兩個帝國之間戰爭為不義之仗,但國父孫中山先生卻認為「俄羅斯敗於日本可以被視為東方擊敗西方。」

因為東方上一次擊敗西方,已經是「咸豐年前」的五百年前。一四五三年,鄂圖曼攻陷了君士坦丁堡,歷時一千餘年的東羅馬帝國就此滅亡,羅馬帝國也正式終結。那時,歐洲的標籤是落後、黑暗、中世紀。基督教中心的君士坦丁堡被改名為伊斯坦堡,曾是世界上最大的聖索菲亞大教堂也改成了清真寺,耶穌變穆罕默德,成了基督教的奇恥大辱。前往亞洲的通路被切斷,反而令歐洲人奮發圖強,迅即開始了地理大發現,一四九二年全歐洲就中了Jackpot,發現新大陸,那片廣闊土地比歐洲大五倍,波瀾壯闊的新時代,代表歐洲將統領全球五大洲。這個重要的羞辱年份,成為西方史學中近代史的開端,含有臥薪嘗膽的意思。

華人對一四五三年沒有感覺。因為中國近代史的起點,被梁啟超定在「咸豐年代」,意義相同。英法入北京、火燒圓明圓、割讓九龍,這些就是「咸豐年代的事」,而不是康雍乾盛世。中國屈辱的近代史,正式開幕,只不過再沒有新世界供我們去發現。

二○一七年我第一場大型活動,就是一月二十日上星夢郵輪做talk show,將由「咸豐年代」之前五萬年開始帶大家環遊世界,就叫「穿越時空環球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