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蒲甘遊佛寺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早上五點離開仰光, 坐七點鐘的內陸機,一個小時後到達千年古都蒲甘。六年前曾在這裡首次看到日出萬塔上的奇景, 令我歎為觀止。

大金塔廟遇香港人

Shwezigon Paya瑞西貢塔, 我譯為大金塔廟,雄偉的大金塔熟口熟面, 因為這是著名的仰光大金塔的原型, 由蒲甘王朝的開國君主阿奴律陀王於1058年所建, 塔內珍藏著佛祖的鎖骨,前額骨和牙齒。地上有一水洞, 當年用來測量佛塔是否筆直的巧妙設計。和我上次來訪最大分別是, 現在緬甸人人有手機了, 排隊拍水洞中的佛塔倒影成為例牌動作。我就是不滿意, 為什麼緬甸要跟隨世界大潮流?

忽然傳來廣東話的念佛經聲音, 是幾十個來自香港正念禪師中心的朝聖團員,由法護尊者帶領禮佛,幾個團員居然認出我, 我估計是因為《溫暖人間》專欄讀者的關係。緬甸女人帶著出家了的兒子和侄子,來為佛像貼金。旁邊小女孩和我們拍照後,就拿出—張鈔票在我面前揚一揚,示意要收拍攝費, 這是六年前無法想像的陋習。

蒲甘大部份都是沒有僧人的佛塔, 分為有門可以入內參拜的Pagoda, 或者實心的Stupa。阿難陀寺是現存的四座佛教寺廟之一。佔地逾2,800平方米,由蒲甘第三代君主江喜陀王(King Kyanzittha)於1091年興建。外墻仍有千年瓷磚, 四面各有由一整支柚木雕成的9.5米高的立佛, 香火旺盛, 男士可以上去為佛像貼金薄,一美金—張金箔。分別為拘那含牟尼佛(東)、迦葉佛(南)、釋迦牟尼(西)及拘留孫佛(北),各有不同神態及姿勢。

中午充電休息

早晨八點河船公司安排導遊接機後, 早餐後送我們去了以上兩間寺廟參觀, 日上三竿, 氣溫迅速升到四十度, 人也開始疲憊之時, 七人車停下來。經過野草中的小村莊, 小孩赤腳跑來跑去,媽媽蹲在地上燒柴煮飯,兩邊是簡陋的茅草屋。伊洛瓦底江濱停泊著一艘全新的長長河船The Strand,三層高豪華新船和茅草屋形成鮮明對比。職員穿著整齊制服,手持冰凍毛巾銀盤,歡迎我們。進入涼爽乾淨的河船,就有職員手持拖鞋,跪下為我換鞋。一會他就幫我抹乾淨球鞋,放在我房門口。怪不得船上柚木地板一塵不染。入寺廟必須脫鞋以示尊重, 緬甸又多泥巴路, 往往一天下來, 個個腳板都黑乎乎。

身穿傳統Longyi 的職員帶我進房間。我近年每年都坐數次歐洲河船, 這緬甸河船房間約二百呎,裝修新簇簇,高床軟枕柚木床, 水準媲美西歐五星河船。三樓酒吧有briefing,先來一杯冰凍雞尾酒,認識—下團員。在屋外Sundeck吃午餐, 雖然自助餐,但也相當有水準,例如沙拉吧,就有五款新鮮蔬菜, 選好後有專人服侍用銀碗加橄欖油及芝士粉攪拌後才雙手奉上,完全是五星酒店服務。意粉由泰國大廚主理, 有十款配料、四種調味及三種意粉, 鮮叫鮮煮。吃完主菜, 由一個侍應手捧四樣甜點,來讓我們選擇。最後還有四款雪糕, 捧腹後回房午睡。下午二點半太陽不太猛時, 我們才出發去三間寺廟參觀。這種慢遊速度, 最得我歡心。

壁畫中隱藏的故事

Myinkabar Gubyaukgyi廟的外觀其貌不揚, 但內裡就藏有13世紀的珍貴壁畫。昏暗室內不能拍照,又沒有照明系統,以前導遊用一支光管拖著電線介紹, 現在用大光燈拖電線, 看上去仍然覺得危險。

二戰時當地人藏匿在此廟中,煮食煙火將壁畫熏黑, 和敦煌壁畫遭遇類似。現在隱約還可以分辨《佛本生經》的佛陀前生事迹故事、佛陀生平、淨土經變圖等, 以及用孟文(Mon)抄寫的佛經。孟文是千年前流行於蒲甘的古老語言, 現在已經絕跡, 連我們的緬甸導遊也看不懂。

壁畫中的13世紀佛祖還是大鼻子的印度人樣子, 到了另一間Sular Muni寺, 這裡壁畫完成於16世紀,佛祖樣子就更像鼻子扁平的亞洲人了。壁畫中除了佛經,居然還有歐洲洋人扛長槍,那是因為1497年11月,葡萄牙探險家達·伽馬率領艦隊經好望角, 成功駛入印度洋, 登陸印度果亞。壁畫往往比雕像更具有歷史研究價值, 就是因為這種 “真實生活化”的記錄。

第三間Dhamma Yangyi寺廟是蒲甘最大的寺廟, 12世紀時因國王病重而發願修建。這寺廟香火鼎盛,不停有僧人和緬甸人來拜佛獻花、貼金捐獻,令這千年古跡生機勃勃。參拜者中有—群小沙彌由老和尚帶領,以及坐巴士的一群當地婦女, 他們對身穿Longyi的我很感興趣,走來和我合影。熱情友善、淳樸美麗的緬甸人民, 永遠是這個佛國最吸引我的風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