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化遺產坐禪體驗

 

天花沒有亂墜

因為你是觸摸不到的一陣清風,吹開了我思念的木窗,這個仲夏變得冰冷而漫長。

“放棄思考。” 師傅悄悄說。如同櫻花瓣飄落到地上的柔軟聲音。萬籟俱寂只有鳥聲、花落的聲音。

風繼續吹。但, 木窗關上了。

世界文化遺產坐禪

為什麼這世上相逢的滋味, 只有一味的甜。但分離的痛哭失落, 郤有一萬種揪心的苦?

我還被這個問題困擾的時候, 到達日本東北地區唯一的世界文化遺產、岩手縣的中尊寺。高峰期曾經有300位師傅,現在只有15位,破石先生安排了我們參加坐禪體驗。主持宏紹法師已經在等我們了。

漢傳佛教之中, 淨土宗寺廟的大雄寶殿通常供奉西方三聖, 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及大勢至菩薩。或供奉釋迦三尊, 包括釋迦牟尼佛、文殊菩薩、普賢菩薩, 還有東方三聖等。但這間中尊寺的本堂中央只有本師釋迦牟尼佛一尊, 木雕貼金坐像,  2.8米高, 有900年歷史,佛前的長明燈更是建寺之日開始1200年不滅之火。宏紹法師帶我們向釋迦牟尼佛問訊、合掌、下拜、磕頭。

先給我們每人一個小墊子,結跏趺坐上面。法師見我自己結雙跏趺坐, 就問我是否練習過打坐?我六歲已經開始學習雙跏趺坐, 所以對我來講難度不大。

“合目。呼、吸,放下所有。”右手搭左手上面,放在腹前。師傅走過來, 用竹片度直我這種低頭族的彎腰駝背。

“吸氣, 攝心於定。” 師傅悄悄話, 如同櫻花瓣飄落到地上的輕輕聲音。萬籟俱寂只有鳥聲。 “呼氣, 釋放我心。”花落的聲音, 傳入耳朵。天花沒有亂墜, 跌下來的都是櫻吹雪。大顆的眼淚流下來, 辛苦了, 我的心! 辛苦了, 我的身!

花非花, 櫻非櫻

好像過了很久,師傅站在我前面, 互相合十, 用竹片敲打背脊三下,令我一下感到輕鬆了。結束坐禪後, 師傅問我有什麼問題?

“中尊寺屬於淨土宗?還是禪宗?”

“我們是天台宗, 不是淨土丶禪宗或密宗, 天台宗包含了所有宗派。”

“日本佛教界如何看待東北大地震?”

“非常無辜,屬於無情。只有在這個時候,大家忘記自己,幫助災民。重新認識到捨己救人,這是天台宗原則。”

“師傅你也喜歡櫻花嗎?”

“對, 這正是無常示現!今天多美都好,你都不要以為是什麼, 因為明天統統都會消失無影, 就像這個世界所有的東西和緣份。”

花非花, 櫻非櫻。我窮畢生精力追逐的美麗都不是客觀的實相, 不過是我心的對象, 只是鏡花水月。只有關上呯呯作響的木窗, 專一耕耘心田, 讓窗外的野草枯萎, 滋養我的念、定、慧, 才可以得到真正的平和安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