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的旅行者

玄奘西遊記的路線.JPG

遙想當年玄奘,離開盛唐時世界上最繁華的都市長安,獨自一人, 背上竹兜行囊, 他這條路線, 並不是由長安畫一條最短的直線到印度, 因為那樣會途經吐番, 但吐番和盛唐經常戰爭,他要徒步橫越河西走㾿,經瓜州、敦煌、出了 “春風不度” 的那個玉門關、經 “上無飛鳥、下無走獸” 的戈壁沙漠、高昌國(即《西遊記》中的火焰山)、越蔥嶺、渡大雪山,進入現在中亞的吉爾吉斯、烏茲別克、阿富汗、巴基斯坦等當時二十九個小國,花了一年時間,還被強盜射殺搶劫、飢寒交迫、渴不得飲,兜了一個大圈, 千辛萬苦才抵達北印度的開伯爾山口(Khyber Pass)。這個只有幾百米寬的峡谷, 是由中亞進入印度次大陸的唯一缺口, 佛祖的祖先雅利安人最早由這個峡谷征服印度, 然後波斯帝國的大流士一世、馬其頓的亞歷山大大帝、到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孫帖木兒大帝等等, 皆由這個缺口進入印度。

我現在安坐印度Jet Airways機艙, 晚上八點離港,吃吃喝喝, 五個半小時之後, 當地時間十點半就到達了印度首都德里。如何能體會到先驅以生命殉道的精神?

出發前就閱讀了多本有關印度宗教的書籍,開始慢慢看見那個骯髒混亂、騙子當道的印度,為甚麼會誕生地球上第一個世界宗教:佛教;明白為甚麼照亮幾十億佛教徒的明燈,會出現在落後貧窮、酷熱難耐的印度次大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