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icon 終生遊學 James Hong 項明生

Clubhouse開房潮

廣告

踏入2021的後疫情時代,社交媒體風雲色變,早前網民紛棄Facebook轉用MeWe,又用Signal取代WhatsApp,功能尚算大同小異。真正的革命來自於這兩周大熱的Clubhouse。

如果不計火牆之內的平行空間,古早年代的文字社交有Twitter及WhatsApp,第二代的圖片分享翹楚有FB及IG,第三代的短片當然就是YouTube為王,但語音分享這一塊可算是紅海之中的藍海,除了小眾玩的Podcast外,一直乏善可陳。所以平地一聲雷的Clubhouse橫空出世,橫掃科技界、市務界、媒體,然後燒到娛樂圈,也是意料中事。因為其產品設計無敵手,應該足以令YouTube及FB頭痛不已。

謝謝Alan送了邀請卡給我,我於是follow了我電話簿上的180位朋友,主要來自以上四個界別。一些從來不在公眾平台上顯露身手的稀客,對只出聲、不出樣的模式趨之若鶩,猶如「開籠雀」。我也在周末例牌的YouTube直播中,第一次示範Clubhouse開房,令我驚喜的是多年老友電訊界大哥盧健生入房(其實他正在行山),大家就吹了一個小時水!原來Clubhouse正是善用了手機的「黑屏」時間,即使你用同一部手機玩緊WhatsApp,或者行山、煮飯途中,都能輕鬆開房或入房暢談。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