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icon 終生遊學 James Hong 項明生

香港秘境桃花源

廣告

疫情以來我每天去效外跑步,人來車往的大馬路,經過旁邊一條分叉無名小徑很多次,從來沒有走進去過。這小徑極狹窄,不足一米,沒有路牌,沒有指示,不曉得是否是那戶人家的私家路,大樹遮蔽去路,幽深不見底, “或許有誰家的大狗撲出來咬我呢!”每次一想到這,我就止步了。

陽光下這條小徑,似乎內有乾坤。今天天氣極好,樹林中雀鳥叫聲如同奏鳴曲。我正在路口猶豫不決,一個黑影由頭上飛過,嚇得我倒退兩步。一隻比鴿子還大的白色怪鳥,無聲滑翔而過。驚鴻一瞥,檸檬黃的散開孔雀式尾巴在陽光之中閃爍,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大鳥。跟著白色大鳥,走進林蔭深處。

臉上掛上什麼絲線,又令我倒退一步,原來是盤踞路中間的蜘蛛網,證明這條無名小徑沒有人經過,最少今天我是第一人,因為蜘蛛一般在半夜結網。掃開蜘蛛網,繼續前行,經過一間沒有窗戶的廢棄村屋,屋前已經看不見小路,野草長得比我還高。草尖停著乳白色的小蜻蜓,小時候在家鄉見過很多紅蜻蜓,但白色還是頭一次見到。

過了小橋,山徑上遍地白桐花,完完整整,每朵都沒有被人踩過。開始聽到鳥聲奏鳴曲中,加入了淙淙水流聲。朽木橫亙溪水上,水清見底,樹蔭蔽日,反而小溪谷中植被極為豐茂,野生蘭花沿著溪水錯落有致分佈,好像是誰人的細密心思和巧手種植。

前行一百多米,翠綠林海變成粉紅天空。大片粉紅色的成千上萬,同時綻放。巨大樹冠不見新綠舊黃樹葉,全是沈甸甸的閉月羞花胭脂紅,天空都被染得如同落霞一般鮮艷欲滴。啊, 原來是宮粉羊蹄甲! 不是櫻花,盛似山櫻!

走到山溪上遊,郤是另一番景象。一個天然池塘,橙紅、雪白、紅黑相間、白底黑點、白身紅頭的巨大錦鯉,悠遊地在水池中穿梭嬉戲。山谷中回響無數雀鳥的鳴叫,還有蟬鳴,和蜜蜂拍翼的嗡嗡聲。山谷對面,傳來人聲,看見三個穿著中式澱藍布衫、頭戴草帽的中年婦人在水邊洗菜,她們高興地在談話,但我一句都聽不懂,估計應該是客家話。我本來想問一問她們,這裡是什麼地方?但她們望也不望我一眼,就放棄了。

巨木參天下的錦鯉山溪,傳來陣陣柏木香味,被無數怪鳥蟬鳴包圍的我,今夕何夕。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