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三機去行山

當人類眼球由文字轉到相片,再轉移到短片,我明白我必須來一個轉身。

當疫情來到第三波,習以為常的外遊已經成了有錢也買不到的奢侈,我要再來一個轉身。

於是我跟山友每周去行山遠足,並拍攝成YouTube片上載。我也曾在山水甲天下的挪威、地廣人稀的阿拉斯加、奇花異草的厄瓜多爾、還有風景秀麗的新西蘭等地方行山。相比之下,香港的遠足徑設施規劃,應屬世界前十名水準。

第一次行龍脊只用了一部手機拍攝,因為我不想背負太多沉重器材。但回家剪片才發現,B-Roll嚴重短缺。電影製作行業,通常稱呼主要鏡頭為Master Shot,而一些補充鏡頭例如用來透氣位、轉場、鋪排氣氛等用途的素材,就稱為B-Roll。

第二次行東梅古道,就多帶一部手機,用來拍Time Lapse或硬照。但手機防震太差,很快機身過熱兼且無電。

第三次行摩星嶺,就帶了Sony Action Cam拍Time Lapse,另一部GoPro拍空鏡B-Roll,加上一部Canon G7X拍主要鏡頭。我一個人怎能有三頭六臂應付3部相機?好在有這類登山背包,可以將兩部運動相機插在背包揹帶上的口袋中,左右開弓,於是就成了這個怪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