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於亂世有種靜觀

這一年來,我發現和家中的九十後小朋友越來越”雞同鴨講”。

我講新冠,他講武肺; 我說簡體字,他更正是殘體字; 我講中國,他講強國; 我講中國人,他講芝麻人; 我講手機,他說這詞是匪語; 我以事論事,他說人格分裂; 我愛國愛港,他批我牆頭草; 我說做人最好中庸,他判我是非不分; 我說獨立思考,他要不割席; 我勸妥協,他嚷攪炒。

復活節時,我和家中長者都在家中一齊欣賞許冠傑的「同舟共濟」線上演唱會,當歌神唱到熟悉而遙遠的「但願日後獅子山下,人人團結永不分化」、「在東方, 有粒珍珠閃閃發光,讓洋紫荊永遠盛放,永遠是原狀,香港!」時,大家都聽到眼濕濕時,他就開始大聲唱「生於亂世, 有種責任」,這句歌詞來自何韻詩的《艷光四射》,一直印在他的T恤心口, 成為他的座右銘。

到了4月23日「世界閱讀日」,我拿出一本十年前我在烏溪沙禪修營買的書《放下心中的牛》送給他。並在扉頁寫下「生於亂世, 有種靜觀」。截稿之時,他尚未開始閱讀。我也不擔心,因為一行禪師的智慧,一定會拯救他那顆動盪不安的心,就像十年前拯救了我一樣。我相信,只要跟著書中《安般守意經》中佛陀教導十六項正念呼吸靜觀,觀身如身、觀心如心、觀受如受,就會覺察到自己的那團火,憤怒和痛苦的來源,原是無明。正如老師所講: 「在我們之中有很多美善的種子,好像念的種子、定的種子、慧的種子。」這本書,就是一粒通往幸福之路的種子,今天因緣未具,還沒有發芽而已。

生於亂世,有種靜觀。那種責任,在於覺察一呼一吸之間。